首页 我美丽的大姐 下章
第08章
 万事俱备。

 7月下旬的一个晚上,大姐去学校值夜班。

 我们提前三天就知道了,而且是大姐自己告诉我的。

 我带着这个重要情报去张岩的录像厅,商量后决定强大姐。

 值班的当天晚上,9点钟大姐去接班了。我马上打电话把张岩叫来,他告诉我何慎飞还要做些准备,随后就到。

 11点半,我、张岩和其他两个同伙绕到学校后面的小山坡上侦察了一番,果然只有大姐办公室有灯光。

 这时何慎飞出现了,后面还跟着程李等三个人,像我们一样穿着破旧的军装和解放鞋。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容不得我多想,他们七个人已经把面用黑布蒙上,只留下眼睛在外面,然后鱼贯翻墙跳进学校的大院。

 我只得也把脸蒙上,跟着翻墙进去。

 按计划我落在最后,以免大姐看身材认出我来。

 这时何慎飞已经用钥匙打开办公室的门。

 当我们八个蒙面人一拥而入的时候,大姐显然有点不知所措。

 我最后一个进去,把身后的门紧紧关上。

 就在大姐发呆的几秒钟,走最前面的何慎飞已经冲到她面前,抓住她前的衣服用力往两边一撕。

 衣服马上就崩开了,掉下来的纽扣在地上跳。

 大姐白色的罩和光滑的肚皮暴出来。

 出于本能,大姐两手立刻叉护在前。

 何慎飞这一招是声东击西,他熟练的把手伸到大姐黑裙里,把裙子掀到以上,抓住她粉红的内往下就一扯,褪到膝盖处。

 大姐的下体就这样赤了,暴出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和下面一丛浓黑的

 大姐惊恐得尖声叫起来,拚命想把何慎飞推开。

 强壮的何慎飞把光着下半截的大姐拦抱起,掼在她自己的办公桌上,在大姐的惊叫声中顺手扯下她的内甩在一边。

 大姐一边高声喊“救命。”一边做无济于事的反抗试图把何慎飞击退。

 我们根本没想到大姐的反抗会如此强烈,以为她会很容易的像以前那样逆来顺受。

 这时张岩在大姐背后把她的两臂扭在身后,大姐拚命蹬动双腿,一度使何慎飞退后半步,这时另外两个人分别按住大姐的双腿。

 何慎飞抓起工作台上的剪刀,从大姐的两个杯中间一剪刀下去,罩就从中间断开。

 大姐的一对房无声的弹出来。

 在苍白的光灯下,雪白的房由于紧张和害怕而微微颤动,大家熟悉而又垂涎的深的耸立在中央。

 两个按腿的人费了些劲才强行掰开大姐的大腿,暴出大姐的部。

 何慎飞摸着大姐部柔软,中指一下就进她的道里,对其他人说:“这货真,里面都了。”

 大姐扭动着唯一能动的髋部拚命挣扎着躲避他亵的手,但是被死死的按着,一点动弹不得。

 我已经站到张岩身边看着我那器官完全暴的姐姐,她着气,

 看得出是在拚命抗拒道里的手指给她带来的快

 何慎飞说:“这货真是天生的婊子,她连我的手指都夹。”房间里一片哄笑声,可以想像八都是直的。

 何慎飞拉开子的拉链,一弹出,通红发亮的头对准大姐的摩擦着。

 我看着这群氓围住无助的大姐,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有点想阻止他们。

 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深口气,定了定神。

 何慎飞的头接触大姐部的时候她雪白的腹部一阵阵颤抖,跟着她的声音也在颤抖,低声哀求着:“不要…啊…求…求你们…我…受…不…了…的…哦…哦…不要…哦…不要…”

 入她的下体时她轻哼了一声,的上身往后一倒,不停的着气,间或才哀求一声“不要。”了。何慎飞一下一下用力向前拱着,一面享受大姐道壁对他头的夹挤,一面观赏大姐被撞得一颤一颤的房,嘴里说:“这货出水了…这么紧…真不错…还是…醒的时候…干着。”

 看得出大姐部的水是越来越多,的往复运动越来越顺畅,干了五多分钟,何慎飞猥亵的说:“这婊子扛不住了,夹得好紧哪…噢…我也快不行了…姐的…看你夹…干死你个老…干死你…干死你…”他的越来越快,最后猛几下,把茎和大姐的生殖器紧紧在一起,股上的肌似乎在动,停了有半分钟,然后就看到何慎飞从大姐肚子里出尚未疲软的茎,说:“你们来吧。”

 张岩解开子掏出他的具,其他人帮他按住大姐并用力让她的大腿保持叉开的姿势,暴出她漉漉的部。

 大姐被何慎飞污以后似乎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有劲了,但似乎还在挣扎,尽管只是浪费体力而已。

 我已经不可能也不愿阻止他们。

 我心里巴不得这场好戏持续的长一点。

 张岩亵的抚摸大姐的小腹和会部,用手指捏她肥白的部,然后伏在大姐身上,一边用头摩擦大姐的,一边含住她右边她的汁。

 刚才已经软软的头被他这一起了。张岩一会儿,就用手掌握住大姐

 的两只感的头正顶着他的手掌心,我就看到大姐前的两团被挤变成各种形状,白花花的在大姐的办公桌上。

 大姐也被得娇吁吁,不住呻

 大概她已经很久没有被男人这样玩过房了。这时我心里想,也许大姐还有点享受?玩够了大姐的房,张岩右手握住茎的中部,左手手心按在大姐起的蒂上,食指和大姆指分开大姐的小头对准着粉红道口“噗嗤。”一声就进大姐的下身。

 入的一瞬间,大姐呼吸急促,脸色通红,闭上双眼,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淌下来。

 张岩抱住大姐丰柔软的双用力顶入,开始纵情的

 大姐的出更多爱,张岩放开大姐的股,腾出手来照顾她随着而晃动的房,捏她上下跳动的头,不时俯下身啜汁。

 张岩的具已经能够毫不费力的全尽入大姐的下体,晃动的囊里的丸随着一下下深深的顶入撞击着大姐的会部,大姐的道好像又开始收紧,包夹着这的系带。

 晃动的充汁的双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刺

 房间里刚开始只听见充分润滑的男女器官摩擦撞击时发出的声音,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大姐呻起来。

 大姐的呻声是沙哑低沉的,不是黄录像里的女子做作的声音,的呻中带着几分压抑和无奈,听起来十分煽情…张岩磨蹭着出他的茎时,大姐的身体还在高的馀波中颤抖。

 旁边的家伙迫不及待的扑向大姐,把大姐翻过身来在办公桌上,把大姐晃动的大房握在手里玩,他的手显然盖不住整个房,只能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头逗

 玩了两三分钟后,他忍不住下自己的长,光着下身,七寸多长的茎与他的小腹呈一个锐角,可以看到两个卵蛋的轮廓在囊里上下晃动。

 大伙让他不要磨蹭,快进去。

 他也学别人的样子把头在道口稍稍磨擦了一下,不用润滑就“扑哧。”一声进去。

 我看着大姐伏在办公桌上,身上所有的隐秘部位尽收眼底,

 被比她高一个头的男人从后面

 她肥美的道已经被黏浆充分润滑,又大又软的房随着撞击而晃动。

 办公室里一片糜景象。

 这次持续了十几分钟,直到他也在大姐子

 等其他七个人都玩过一遍,时间已经过了半夜1点。

 张岩用黑胶布贴住大姐的眼睛,因为下一个该轮到我了。我从容站到大姐两腿中间,俯身仔细观察大姐的生殖器。

 她充血的散发出一股妖媚的味道,张得很大的道口粘糊糊的是半凝固状态的冻。

 我褪下子,麻利的入,让我跟大姐的生殖器结合在一起。

 大姐的道温暖润的感觉依然,身体多了几分紧张颤抖在下身也能感觉出来。

 我尽量温柔的

 拥拱,时间彷佛凝固在此时…

 第一轮结束后,他们把瘫软无力的大姐扶起。

 在我们看来,宴狂才刚刚开始,刚才只是热身,好戏还在后面。

 他们彻底光大姐的衣物,让她全身体,只留下罩松松垮垮的挂在肩上凑趣。

 张岩和另一个家伙把赤的大姐架进大办公室尽头的校长单人办公室,放在校长宽大的办公桌上,用麻绳把她的双手绑住固定在两个桌腿上,双脚分开,高高吊起,绳子的另一端挂住窗子顶端的两个钢钩。

 她的部靠在桌沿,大半个股悬空在外,正对着窗口的红肿大开着。

 大姐开始还徒劳的蹬双腿,但只是让脚腕子上的绳套越收越紧,加上经过一轮糟蹋的大姐已经全身酥软,再也不可能有效的反抗,只能任凭我们蹂躏。

 张岩从厕所里来一块抹布,蘸点凉水,然后用抹布擦了擦大姐的下体。

 随后对大姐的第二轮正式开始。

 已经不需要有人按住她的手脚,因为大姐已经失去反抗能力,任人摆布,而且她的四肢都已经被固定住,只有躯干因为的需要可以前后滑动。

 这时大姐双眼离,身体甚至有时不自觉的合他们的送,似乎也被情把持。

 房子外面是万籁俱寂的黑夜,只有房间里的宴正到兴头上。

 大姐突然低声请求让她去上厕所。

 我才注意到她的小腹圆滚滚的。

 大伙都想看她当众小便,于是不让她穿上衣服,打开办公室门,簇拥着赤的大姐进了旁边的女厕所。

 我们把她带到水池边,命令她撒给我们看。

 大姐开始拒绝,张岩突然伸出手在她圆滚滚、软绵绵的小腹上猛一按,大姐撑不住了,一股出,地都是。

 大伙一起哄笑起来,大姐难过的哭着,边哭边,金黄的顺着打开的道口出来。

 接下来我们就干脆把大姐股放在水池上,背靠着墙,一个个轮上去污他。

 轮一直到凌晨4点才告一段落,不知道各人各干了几次,只是大家都觉得有点纵过度,体力不支了。大姐也已经被干得不能动,她的部周围和小腹上全是都被粘在一起。

 最后一个污大姐的人结束,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包括处置赤身体的大姐。

 凌晨5点,包括我在内的八个人都穿好子,无声的拉开门又翻墙出去,分头回家。

 办公室里留下的是令人难忘的景象:大姐被捆绑四肢面朝下

 吊在校长单人办公室的天花板上,离地面不到一人高,她的双腿被分开成90度,部象张大着嘴一样面对着门口,两片外翻的和粘膜上各被夹着几个夹作业的小钢夹子,和粘膜上还粘着白色的冻。

 大姐那一对硕大的雪白房象木瓜一样垂在触手可及处,两个黑头上也分别夹着一个小钢夹。

 头上夹子的妙用是能让汁不至于出而是在房里着。

 可惜我们只能想像而不能亲眼见到大姐被发现后,头上的夹子被取下时而出的情景。

 校长办公室的门是不关的,早上7点就会有人来。

 那所学校里的女教师寥寥无几,不知道众多男老师和六十多岁的老校长见到大姐如此这般会作何感想。

 我们预先的计划是大姐被轮后宁事息人,不敢声张。

 这本来是有道理的,大姐跟姐夫离婚后躲到家乡的小县城就是为了重新做一个良家妇女,把我这个唯一的弟弟养大。

 大姐现在最怕的就是我也把她看作人尽可夫的妇,尽管我心里早就这样看待她了。要不是临走时我们大家心血来把大姐体吊在办公室上也许事情不会这么不好收拾。

 5点多回到家后,我忐忑不安的上躺下,因为体力消耗过度,不知不觉就迷糊糊睡着了,直到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把我吵醒。

 门口是学校的清洁工老刘,他急急火火的对我说:“快去学校,你姐姐出事了。”就扭头走了。我一看时间,差一刻7点。

 我也正想到现场去看看。

 等我到了学校发现教师办公室门口站着许多人,不少人认得是我,让开一条路让我进去。

 校长办公室的门虚掩着,校长站在门边。

 我轻轻推门进去,看到披头散发的大姐身上只披着一件脏兮兮的白大褂缩成一团坐在墙角里哭。

 办公桌上和墙上到处都是白白的汁。

 大姐看到我,先是抬起头怔了一下,我刚刚开口说

 “姐姐你怎么了?没事吧。”大姐突然扎到我的怀里嚎啕大哭。

 大姐的身体靠在我怀里哭得一颤一颤,得我不知所措,也觉得鼻子酸酸的想哭。

 现在想来大姐那时把我当作她的唯一亲人和依靠了。我假惺惺的问:“姐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别哭,好好说…”好一会儿,大姐才渐渐停止哭泣,吐吐的告诉我她昨天晚上被几个氓轮了。没等我装出惊讶的样子,公安局的几个人敲门进来了,他们对大姐问话时我只好出来。

 问了一会儿他们就出来把大姐带到公安局去了。整整一天我是在提心吊胆中度过的。

 我心里有鬼,分手前何慎飞告诉我如果大姐报案就马上通知他,好让他想办法摆平。

 我没想到这次的强对大姐的打击这么大,心里不有点后悔。

 但事已至此,除非我想把自己送进去,否则我和那伙人已经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了。张岩等人一整天我都没看到。

 白天我只敢老老实实在学校里,天一黑我就慌慌张张去录像厅找到张岩,正要开口告诉他公安局把大姐带走的事,他见了我开口就问:“我知道,你姐报案了是不是?”我正诧异,他跳起来拉着我说:“走,正要找你,看好戏去。”推出他爸的小轻骑就往公安局那边去。

 我说老张你不是拉我去自首吧,他说是啊是啊,何老大要丢车保帅,这下子全由你一个人来扛。

 我吓得几乎要掉下车来,张岩说看你那熊样还玩女人呢,

 难怪你姐被这么多人搞。

 说着他的轻骑驶过了公安局的大门,在后门对面的一个住宅楼里停住了。我跟着他上二楼进了一个单元房里,里面黑乎乎的,走近才看见有三个人,都是前一天晚上叁与轮的。

 叁加轮的八个人里除了何慎飞和程李二人可以说都凑齐了。他们几个在阳台上拿着几副望远镜往对面公安局大楼里看。

 我不知缘由,也拿了个望远镜往那里看。

 一楼的只有一个房间亮着灯,而且是灯火通明,里面却空无一人。

 张岩这时候告诉我,那是公安局的法医检查室,过一会大姐录完了口供要来做法医检查。

 我打量了几眼,进门正对着一张办公桌,上面放着一些文件和试管架,显微镜等仪器,墙角里有一个小冰箱,靠着窗户是一张检查。  M.wXIaNXS.coM
上章 我美丽的大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