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美丽的大姐 下章
第03章
 大姐在我上初二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成为我们附近的男人的公

 当然她也还是被迫的。

 事情要从大姐有一次被邻居的老王强说起,起因是我用石头把邻居家男孩王新的头打破了。老王是个退伍军人,一直在家无所事事,整天打麻将,靠老婆做买卖养家,他老婆常常到外地去进货。

 有一段时间他们家夫老吵架,据说是他怀疑老婆有外遇,又抓不到证据。

 言归正传,当然要讲讲大姐被污的过程。

 大姐听说我把人家头打破了,了四针,连忙拉着我去他们家道歉。

 现在想想,大姐这个傻子不等我爸回来就去王家,实际又是主动送去给人家的,而且过一次以后就没完没了的一再被

 那天大姐去的时候他们家只有父子二人在家。

 儿子的头上还包着绷带。

 大姐敲了敲门,老王光着上身,只穿一条内出来开门。

 大姐看着老王纹着青龙、肌结实的身体就有些心慌意,子一阵动。

 一看是大姐,老王笑眯眯的让我们进了屋,然后就把门关上了。一进去大姐就向他道歉,并表示愿意赔付医药费。

 老王就把脸拉下来了,说:“你弟弟把我儿子的头打破了,难道就赔个医药费这么便宜吗?”

 大姐连忙小心翼翼的问他要赔多少,老王怪气的说:“钱是赔不上的,我得把你弟弟的头拧下来才能出气。”

 大姐心想这个无赖什么事都做得出,可不是光说说而已,当时就慌了,低声下气的恳求:“我们家小伟不懂事,请您高抬贵手…”老王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大姐越是示弱他越是不肯松口。

 时值盛夏,大姐穿得很单薄,薄纱的粉衬衣和白裙子,透过衬衣和裙子可以隐约看到白色的罩和粉红的内

 大姐的房本来就很大,高耸丰的轮廓透过薄薄的纱衬衣看得很清楚,她那两颗头的轮廓甚至透过罩的布料,凸在前,随着房晃动而上下跳动。

 衬衣的领口很低,袖口也很宽松,稍稍留心就可以从旁边或者背后偷窥大姐肩臂和腹雪白的,当她不小心弯时,她的罩也松松的垂下来,

 从她的口甚至可以一睹她雪白丰房和绛红的头!大姐坐在老王旁边,没留心老王正盯着自己宽松的领口里看。

 她一抬头,发现老王在偷看自己,意识到自己穿着不妥,脸一红,连忙站起来说:“时候不早,我回去了。”正要往外走,可是已经太迟了。老王说:“我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大姐紧张的说:“你想干什么?不要动我弟弟。”老王说:“想要弟弟的话,你个婊子先把裙子了!”

 大姐不敢相信他能在自己儿子面前说这样的话,一下楞住了。老王说:“啊,你这臭婊子!”大姐才醒悟过来,连忙拉着我冲向门口。

 老王说:“给你脸你不要,敬酒不吃想吃罚酒。”说着,他就一步跨到大姐面前挡住她的去路。

 他抓住大姐的肩膀,像老鹰抓小一样把她举起来扔到旁边的沙发上。

 大姐当时全身都软了,也不敢喊救命,怕被别的邻居听见,只是哀求:“王大哥…让我走吧…”

 大姐示弱的哀求和不敢声张的态度使老王更加兽大发,他鲁的把大姐双手别在背后,用绳子捆住,用胶带贴住大姐的嘴,虽然她根本不敢叫,然后一把扯开大姐前的衬衫,把松松的围着大姐房的两个杯往上一,登时弹出大姐那两只雪白柔软的房和中间深深的沟,头暴出来。

 他儿子就在旁边看着。

 老王对儿子说:“想不到小伟他姐的头这么大,比你妈的大多了!”

 大姐在我和他们父子面前房,早已经臊得脸通红,心中后悔不叠,她的子却更感的动起来,可见大姐这个多么欠干。

 老王衩,跨下的具早已经高高耸立。

 他把上身赤的大姐按倒在沙发里,自己骑在大姐雪白的肚皮上,把大黑茎夹在她双中间的沟里,硕大的头一直能碰到大姐的下巴。

 他用两只大手握住大姐的两个大子往中间挤,前后茎。

 大姐双捏的又痛又麻,却给她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感,尤其是沟中间来回动、越来越硬的茎,让她的心里和子壁都的。

 她的房不争气的大了,头也开始起。

 “你看小伟姐真是欠干,这么快都开始发了,哈哈。”老王用轻浮的语调跟儿子说,儿子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

 进行了好一会儿,大姐的房被的红通通的。

 老王越来越快动着茎,忽然间黏乎乎的从马眼里出来,得大姐鼻孔上都是,大姐不得不张开嘴呼吸,老王

 顺势把正在一下伸到大姐张开的嘴里,大姐毫无防备,头一下子就进他嘴里,热乎乎的在她喉咙里,得她几乎窒息。

 老王的头一直顶到她的咽部。

 男人生殖器的味和的腥味几乎让大姐要吐出来,但大头强烈的视觉冲击占据了她的大脑,让她的子开始收缩,感觉到黏出…大姐的眼泪同时下来了。老王的茎从大姐嘴里出时已经又有些起了。他掀开大姐的裙子,大姐的地方已经透过粉红内

 “看,这个欠干的婊子下面已经出水了!”大姐顿时感到无地自容,道和子壁又忍不住开始收缩,分泌出更多粘

 她的身体在期待着入。

 老王把大姐的内下时没有遇到任何反抗,大姐甚至不自觉的抬起股,任由内滑落。

 大姐的裙子委屈的在部缩成一堆,就这样把她作为女人的本钱:房、户和股完全暴在父子俩眼前。

 老王抱起大姐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期待而酥软的身体,分开她匀称的大腿,头对准她早已润的道口“滋。”的一声就了进去,开始有滋有味的送。

 大姐全身颤抖着,坚硬的头摩擦道壁带来的阵阵受辱的快拨着大姐体深处的望,让她呼吸困难,肌僵硬。

 老王已经过一次,所以现在很持久。

 他时快时慢的送让大姐不能自已的呻起来。

 三分钟后他就把大姐送上第一次顶峰。

 大姐的第一次高持续了半分钟,然后老王加快了的频率和力度,大姐颤抖得像风中的花瓣。

 直到大姐第三次高,老王才足的深深顶入,停止动,把一滴不剩全部进大姐子里,完又停了两分钟才慢慢把茎从大姐下体里出。

 大姐长出了一口气,疲惫的瘫软下来。

 老王把大姐的内扔在她脸上,笑着对我说:“你妈的滋味还真不错。

 看在你姐长了两个大子和一个的份上,我就饶了你这小兔崽子。以后我就是你干爹了,知道吗?”他又对大姐说:“如果不想让你弟弟缺骼膊少腿,也不想你老公知道的话,以后我要找你的时候你要随叫随到。

 你老公不在家时你的就归我用,哈哈!”我姐夫经常出差在外面跑业务,大姐也许还不明白她今后很难摆这条狼的纠和污辱了。被蹂躏过的大姐呆呆的坐起来,木木的穿上内,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一句话也没说,失魂落魄的带着我回家了。回到家也是什么也不说就进房间把门关上。

 大姐晚上又叮嘱我不要把事情告诉我姐夫,还跟我说以后不要跟他们家孩子一起玩。

 但是从此大姐就经常到王家去,有时我姐夫出差不在家,老王就会让王新通过我带话给大姐,让她晚上去他家陪夜。

 他爸有时甚至会到我们家来。

 老王玩大姐好像从来不避开他儿子。王新就常常得意的跟我描绘他爸跟大姐的情形,我无不听得津津有味。

 他爸来我家玩大姐时我是绝对没有眼福观看他们的。

 另一个常常玩大姐的男人是文主任。

 文主任跟我姐夫一个单位,四十多岁却一直没有家室,也没人肯嫁给他。

 文主任跟老王很,经常在一起喝酒。

 事情开始是一个夏天的中午,文主任和老王都喝高了,互相吹嘘玩过的女人,说着说着就说到大姐,老王说:“你们单位林孟雄的老婆我常常上。

 她儿子小伟跟我儿子一个班。

 我叫她来她不敢不来。

 这个,每次我都叫她给我吹喇叭,她那张嘴可真有两下呢…”在这之前,老光文主任似乎没纠过大姐,也许是对同一单位的我姐夫有所顾忌,而且他不知道大姐被我爸以外的男人上过。

 老王的这一番话燃起了文主任心里的火,喝完酒回到他的屋子里坐立不安,径直就往我们家来。

 那天家里只有我和大姐两个人。

 大姐在房间里面午睡。

 她午睡的时候只是虚掩着房门。

 文主任到我家门口的时候我正要出去找同学玩,就告诉他大姐在里面午睡,很快就起来了,让他自己在客厅等等,然后就匆匆忙忙走了。这样的好机会文主任当然不会错过。

 他看我走了,就回身把大门关上。

 大姐卧室的房门果然只是虚掩着。

 文主任轻轻推门进去,看到大姐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吊带睡裙在竹榻上睡得正香,出雪白粉的肩膀和大腿,透过衣服可以看见两颗黑黑的大头。

 文主任凑到竹榻边,轻轻掀开大姐的睡裙,看见白色的内下面一个隆起的小丘,他拉开内,看到大姐秘处一从黑黑的,就再也忍不住了,衩就扑到大姐身上,抬起大姐的下体把内褪下。

 大姐从睡梦中醒来坐起,发现自己睡裙被掀到口,内已经被扒到膝盖,一时惊得要叫起来。

 文主任连忙用手住大姐的嘴“阿英,别叫,别叫,叫起来大家不好看。”大姐认出是文主任,又羞又恼的挣扎着想推开他,说:“老文,你在这做什么,还不快出去。

 不怕我告诉老林知道?”文主任藉着酒意,笑着说:“阿英,你少给我装正经。我俩不知道是谁怕老林知道。你给王忠和那样的人吹喇叭,还当我不知道吗?只能瞒着老林啦。”

 大姐闻言就面通红的呆在当场。

 文主任趁势抚摸着大姐雪白的大腿,嬉皮笑脸的说:“不过你只要听我的话,我就不说出去,否则有你的好看,哼哼。”说着就把大姐睡裙的吊带往下

 大姐刚一伸手去护,文主任脸一沉说:“我不强迫你,你想清楚了让老林知道你和王忠和的事吗?”大姐迟疑了一下,睡裙就被文主任到腹部,她习惯的用手去遮出的一对房。

 文主任趁机抬起大姐的小腿,把她褪到膝盖的内扯下,然后不费力就分开大姐的双腿。

 文主任抱住大姐的起的具在大姐部摩擦着,坚硬的头顶着大姐的

 大姐半闭着眼睛不吭气,文主任的具慢慢的了进去,大姐轻轻哼了一声。

 文主任的囊很快就和大姐的接吻了。房间里只听到大姐的竹榻有节奏的“咯吱咯吱。”响。

 文主任平时很少有机会跟女人亲近,平时看着女人走路的样子独自打飞机,一下看到平时熟悉的大姐衣服下的丰肥,又能够香玉怀尽情享用,不由得忘情的拥着大姐没命的拱。

 大姐的道在文主任入时就已经润了,她一边咒骂着自己是货,一边不知不觉开始合文主任的,这时候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就开始出来充了大姐的子

 文主任足的伏在大姐赤的双之间直气。

 文主任自从那次污大姐得手后就常常纠大姐,在四周没人的时候遇到她,捏捏她的股是家常便饭。

 大姐从来不敢声张,而且可能觉得身子都被他玩过了,再反抗也没什么意义,更让文主任肆无忌惮起来。

 大姐单独在家的时候,文主任就经常逮住机会污她。

 我记得有一天下午3点多我提早放学回家,到家发现房门紧闭,我以为家里没人,用钥匙开门时才发现门反锁着。

 我开始感觉有些奇怪,难道家里进了小偷?这里是旧平房,大门反锁难不倒我。

 我绕到房子后面,用竹竿拨开顶着厨房窗户的木条,打开窗户,轻手轻脚的跳进去,又把窗原样关好。

 厨房里面没人,周围寂静无声,只有前面房间里似乎有响动。

 我蹑手蹑脚走过去,发现响动是从我大姐房间里传出来的,大姐的竹榻嗄吱嗄吱的声音里夹杂着气的声音,隐约还有大姐说话的声音。

 我趴在地上靠近房门,发现门是虚掩的,里面肯定是大姐和一个男的。

 我偷偷从门里看去,就看到文主任的光股在一拱一拱的。

 我知道在下面那个女的就是大姐了。我只能看到她的两只腿被文主任托在半空中。

 文主任黑瘦的身体和大姐雪白的大腿形成鲜明的对比。

 文主任显然正在尽情享用着大姐的肥x,正玩到兴头上。

 我小心的站起身,尽量不出声音。

 我知道文主任背对着门口,大姐仰卧着面对天花板,都不会看到门里我的眼睛,而我却能看得更加清楚。

 只见大姐被干得脸色红,双目紧闭,凸出的褐色的晕涨成深红色,长长的头更是高高起。

 大姐颤声说:“老文…求…求你…快…快吧…我不行了…要…要给你干死了。”

 文主任一面继续不停的一面说:“你这个…臭婊子…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今天…死…你…这个…臭…婊子。”

 大姐说:“这礼拜你…都…来了…三次了…还…不够…哪天…老林…突然…下班…回来…怎么办。”

 文主任说:“你这…臭婊子…也…害怕…被…发现…哼哼…”后面的话我听不清楚。

 文主任停了一下,深了几口气,又继续开始

 过了一会儿,文主任停止送,慢慢出沾大姐黏茎。

 我可以看到他黑黑的囊里丸的轮廓。

 我以为他干完了,原来他只是想歇口气换换体位继续干。

 他得意的分开大姐的双腿,欣赏大姐正在被他的肥

 大姐的道口有些红肿,黑黑的已经糊了黏

 她的由于充血,红的,像鲜花一样绽开,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道口,里面的黏还在向外涌。  m.wXIaNxS.coM
上章 我美丽的大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