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和妈妈的那些事 下章
第09章
 我三下两下子光了衣服坐在边等,一会,听到主房门轻轻关上的声音,妈妈走进了客房,随手轻轻关上门,妩媚的笑着来到我旁边坐下。

 几乎是同时,我和妈妈一把互相抱住对方,一边烈的互吻着一边紧紧的相拥着滚到上。

 我把妈妈在身下,猴急的要去扯妈妈的丝质睡衣,妈妈按住我,笑的望着我说:“别急,先好好看看妈妈穿得怎样?”我一看,半透明的丝质睡衣里面好像多了什么。

 妈妈推开我,起身把睡衣掉,呈在我眼前的是妈妈那傲人双峰上紧紧贴着的紫薄纱情趣比基尼,两颗透的褐红色头俏皮的从那两片本来就小的不能再小的三角形蕾丝边布料中间的开口处探出头来,一下把我看呆了。

 妈妈看我这呆样,乐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还有更好看的,”妈妈叉开两条修长的雪白大腿,大腿部是同样布料的裆丁字,开口处那草丛茂密的女人隐秘部位早已经的不堪入目,把旁边蜷缩的都打了。

 “你爸爸那大老一上来就把妈妈给光了,一点都不懂情趣,亏老娘费那么多心思,这下倒好,便宜你小子了。”

 “妈妈,咋没发现你原来这么风呢。”我情不自的摸上妈妈一边子,开比基尼开口处的蕾丝,捏起妈妈那已经硬翘翘的头扯着。

 “要死!这样说你妈妈。”妈妈口里骂着我,脸上却是很享受的表情。

 “妈妈,一前一后让我俩爷子上的感觉怎样?”我把妈妈放倒上,坐上她盆骨处,俯身去妈妈的酥

 妈妈闭目咬脸通红,鼻息也重起来,看来刚才老爸明显没喂我妈妈,所以妈妈才故意来让我帮她加餐。

 我扯紧情趣比基尼的绳带,让那两小片比基尼布料贴紧在妈妈那对傲人大白子上,突出中间的小葡萄般大的褐红色头和头下面扩散的褐色晕,那里散发出一种成女人特有的人香味,我如狼似虎的低下头吃、咬扯着我妈妈的头,不时换另一边子,两边子和比基尼都我口水打透了。

 “你爸爸在隔壁睡着呢,你就不怕让听见了?”

 “没事,隔音效果好着呢,而且,爸爸睡得死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吧,我和爸爸,谁强?”

 “滚,妈妈不答你。”我狠狠的住妈妈头,开始用力。

 “嗯、嗯,轻点,别、别咬,慢…”闭着目一脸享受的妈妈低声呻着,肢也不自主的摆来摆去“说!谁强!”我嘴里含糊的挤出一句“坏、坏蛋,你强!满意了不!?”听到这话我心花怒放,调整好位置准备进入妈妈的身体,妈妈感觉到了我的意图,赶紧睁开眼喊住我:“等等!你爸爸的东西在里面,脏!”

 “那咋整啊?”

 “我刚才拿了套子进来,你找下上。”我心急的胡乱翻了一下“没呀!妈妈,你确定有拿吗?”

 “仔细找点!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可是我急于吃妈妈这盘又白又滑的豆腐,慌慌张张的又找了一下还是没找着“妈妈,确实找不着了,你再回去拿个?”

 “你爸爸就睡在那呢!吵醒了对你我都没好处,哎,算了别了,妈妈回去睡觉,你明早再找回那套子。”妈妈无可奈何的说“别别别,妈妈,我这憋着呢。”

 “那…那妈妈用子帮你夹出来?”没办法,总比没好,我只好让步。

 妈妈跪在边,让我巴从她前情趣比基尼绳带里穿过,再用两团柔滑的雪白大球夹紧,吐了几口唾上去口,开始动。

 客房没空调,热的我和妈妈俩头大汗,尽管妈妈很卖力的给我,但是我是如何也不出来,巴硬的难受。

 “妈妈,这样子出不来。”

 “哎哟,你咋这么难出来呢,那妈妈用口给你出来?”

 “妈妈,我还是想你下面。”

 “氓,什么的这么难听,”妈妈有点不高兴“都说了,你爸爸那东西在里面,不卫生。”

 “没事,妈妈,再说,我们家也没人得病。”

 “去去去,你才病呢。”

 “那我不戴套进去咯。”

 “哎呦,拗不过你小子,算了,来吧。”妈妈不太情愿的上了躺好等我。 大喜过望的我赶紧配合调整好老汉推车的体位,一旁拿过枕头到妈妈股下面让妈妈下体抬起,妈妈也很配合的把两腿打开。

 紫开档情趣丁字的开口间出妈妈那丛生的隐秘部位,我用手把两瓣翻开,里面水漉漉的暗红色一合的,散发出一种强烈的女人味,有点冲,但很能挑起男人的,我感觉到自己巴激动的一抖一抖的,本想一尽狼兴给妈妈的,但想到这老爸刚刚才过,有点恶心的感觉,无办法只好放弃了。

 我抬起妈妈大腿放到我部用臂弯夹紧,往前挪了挪,巴在妈妈手的引导下住到道口,一用力整个捅了进去,里面又暖又滑,说不上来到底是刚才老爸留在妈妈里面的还是妈妈的,反正没一点干涩的感觉,虽然感觉有点别扭但润滑的效果很好,我努力不去想这可能是老爸留下来的东西,巴缓慢的往妈妈道深处来回送着。

 “妈妈,说实话,我这方面能力怎么样?比爸爸强多了吧?”

 “嗯…还好,强那么一点。”我巴往回退一点再狠狠的往里夯了下去,由于角度正好,头顶到了妈妈的子口,软软的一团,再用力,稍微进了一点,感觉像有一张小嘴在静静的着我的头,的我浑身打了个颤。

 妈妈没料到一下子被捅到了花,失态的全身抖了起来,大腿颤抖得厉害,鼻息重的呼进呼出,脸上又像痛苦又像快乐,死死的抓住我肩膀,指甲都陷进我里了。

 “别动!不、不!快退出来!”妈妈惊恐的喊着,我连忙把巴拔了出来。

 妈妈全身紧绷,大口大口的着气,好一会,才稍微平静下来,恨恨的说:“坏蛋,差点人家高了!”我笑着“妈妈,那你到底是说呀,我和爸爸谁强?”

 “你!你你你!”妈妈手指狠狠一戳我脑门,没好气的说。

 “那我和赵主任比,谁强?”神差鬼使的,我冒了一句。

 妈妈脸通红的沉默着“别问这个。”

 “说嘛,不说我要再来一次哦。”我心底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是怨恨?还是嫉妒?我不知道,但我此时居然有一种异样的莫名兴奋。

 我脑海突然回想起刚才晚饭一刻,一席三个男人以及和这三男人都上过的女人…妈妈还是脸绯红的沉默着,我兴奋得心咚咚的跳,一巴狠狠进了妈妈那已经爱,不顾一切的狠狠起来。

 “啊!不要…不要…”妈妈失态的呻起来,似乎全然忘了老爸就在隔壁房间睡着,虽然声音不大,但在门窗紧闭的客房里回的音量还是一下子让我恢复了理智“妈妈!妈妈!别叫!”我赶紧停止动,捂住妈妈的嘴,妈妈顿时也清醒回来,俩人做贼心虚的屏住气息倾听门外的动静。

 幸好,除了房内我和妈妈两人的呼吸声外寂静一片。

 “都怪你,没事提那个姓赵的干嘛!”妈妈恨恨的吐了一句“妈妈,你干嘛一听到那姓赵的就那么兴奋?”我鬼使神差的问“要死!妈妈只是、只是…”妈妈又羞又恨的脸涨红,狠狠一掐我大腿“你和那姓赵的都不是好东西!”

 “我怎么不是好东西了呀?”

 “你和那姓赵的都是毁人家清白的坏种!”话音未落,妈妈却笑嘻嘻搂住我把我放到上,双臂环绕在我脖上在上翻滚,妈妈的香像条蛇一样贴上我的嘴,两条滑的舌头纠在一起,彼此贪婪的着对方的唾

 妈妈那熟悉而特别的口水味道让我莫名的兴奋,我像着琼浆玉似的吃着妈妈的香舌,把妈妈的唾咕隆的咽下喉咙去,同时我手也没闲着,往下摸索着把妈妈的情趣比基尼扯开,一对禄山之爪又是抓又是捏的疯狂的着我妈妈的富有弹而滑腻的双峰,下面小弟弟不安分在妈妈上捅来捅去。

 “妈妈,我要。”我痛得实在忍不住,只能给我的小弟弟解馋了。

 妈妈也是明白人,很配合的和我调整好老汉推车的体位,看着我眼妩媚的说:“好了,来吧。”我低头一看,妈妈的早已是洪水泛滥,道口还在不断往外着白色的粘稠爱,把周边乌黑的全打七八糟。

 我把巴往下一,顶在道口处稍微一用力就毫无困难的了进去,狂风暴雨似的起来。

 妈妈不止的低声呻,像失去控制的木偶人一般双手手臂力气似有似无的摇摆,前一对雪白的大白兔晃得白花花的一片,我忍不住伸手抓住妈妈那对丰浑圆而弹十足的大房肆意捏。

 房间里我和妈妈合处啪啪啪的体撞击声格外清晰,我低头一看,随着我巴一进一出,妈妈道内壁的暗红不时翻进翻出,出来的水把我巴涂得一片白浊不堪,妈妈上方那紫红蒂硬的又又翘,我忍不住伸手扣起来,妈妈的反应更大了,嗯嗯的呻顿时变成啊啊的息。

 我恶作剧地对妈妈说:“妈妈,把我想成是赵主任,快。”一听到赵主任三个字,妈妈立马招架不住了,猛的像过电一样浑身颤抖,呼吸变得困难,就在这刹那,我感到妈妈道深处一拨又一波的爱薄而出,狠狠的冲刷着我正在全速冲刺的头上。

 巨大的快顿时让我招架不住,关怒开,突突的连几次了差。

 完事的我和妈妈俩赤身体的贴在一块,都没了力气起来,只有在大口大口的气。

 “妈妈,你真的很啊,我一说赵主任你就高了。”我咽了口气说“哼,你们男人都是动物,只知道为女人争风喝醋。”妈妈没好气的回我“我哪有。”

 “你就装吧,你两父子都一样货,刚才送赵主任那老家伙就受刺了,这才想和我那个的,老娘看得出。”

 “什么!爸爸知道你和赵主任的关系了!?”

 “嘘嘘,小声点!应该猜到一点,想往赵主任那钱求他帮忙办事的人海了去,咱们家能拿的出的钱也不比人家多,凭啥人家就愿意帮咱家不帮别家呀。

 你爸爸肯定也会想到,没我这个做当子背后的帮忙事情哪有这么顺利。”

 “爸爸默许了?”

 “他又有什么办法?”

 “那爸爸知道多少?”

 “没多少,可能觉得反正也不是让老婆给人家当情妇,老婆跟人家上一次就能换来这么大实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呗。”

 “爸爸没骂你吧?”

 “他敢!?好了,别废话了,快起来收拾好,妈妈累了要回去睡觉,”妈妈起身拿纸简单抹了下部,把纸扔一旁,下穿上了那件丝质睡衣就要往外走“对了,明早前找回那套子,别让你爸爸看到怀疑了,记得啊。”妈妈不忘吩咐我道。

 “妈妈,我里面了,你不会怀孕吧?”我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急忙问道“这么重要的问题妈妈还用得着你提醒吗?放心,妈妈今天安全期。”

 “那万一真怀上了咋整啊?”

 “那就推给你爸爸呗。”

 “那妈妈给我生个大胖儿子吧。”我乐了“去死!生你个大头鬼!”妈妈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出了房间一把甩上门回主房了。

 嘿嘿,有些话还真不能随便说的,万一成真了该咋整呢你说是不?

 星期天是五一,我吃完早饭正想回房补个觉,老爸却突然人来疯似的提议全家去游泳,还认为泳场开放第一天早上人肯定不多,看着拍着口保证振振有词的老爸,我差点没晕厥过去,哎哟,我的爹,今天五一呢你懂不?全中国的人都憋了好大半年等这天出去撒疯呢,您一把老骨头还想去跟人家挤?我妈妈也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没办法,在老爸的软硬兼施和威下,我和妈妈只好极其不情愿的就范了。

 没办法,那就回房拿泳具呗。

 我的泳和泳镜就扔房间角落边,虽然有点脏还蒙着尘,但我也懒得洗,反正一下水不就都干净了你说是不,嘿嘿。

 我把东西装好袋里,想崔去爸爸妈妈快点,没想刚来到主房门口就听到爸爸的声音“丽华,这也太了吧。”等下,什么状况?我停住脚步,悄悄地耳贴着虚掩的房门上听。

 “那也没办法呀,就这件泳衣了呀。”房间里传来妈妈不的声音“你不还有件连体的嘛。”

 “那件老早穿不下了,生孩子后这里都长了呀。”妈妈反驳着。

 到底啥事呀?我悄悄推开门,一看乐了,只见妈妈穿着件黑色的比三点式泳衣,上面是聚拢托式的,把我妈妈的36C丰房挤出一条深深的沟,白细腻的出上面好一大块,狭窄的三角泳把妈妈那大股修饰得又又翘,虽然间那微微的赘有点煞风景,但那丰姿绰约的身形线条和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成女人的人气息一下子让我有了反应。

 爸爸看我进来了,有点尴尬,妈妈乘机对爸爸说:“老张,你去问孩子?你呀,就一老土。”我尴尬的笑着,其实我下面那话儿已经搭起了帐篷,不自然的调整着站姿,也不敢说什么。

 妈妈继续挖苦着老爸:“妈妈以前跟你爸爸谈恋爱的时候,去游泳穿得比这件还你爸爸一句话都没有,现在倒好,挑三拣四的。”

 “那时候是那时候嘛。”爸爸言又止“哎,老张,你要嫌得多,那老娘就不去了,省心。”

 “那不行不行。”爸爸连连摆手,无可奈何的妥协了。

 待我们一家三口兴冲冲的赶到泳场,都惊呆了,本来就不大的社区泳场挤的人山人海,售票员还要拦一大帮企图想进场的人。

 我们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没戏了,只好打道回府。

 幸好我们是开摩托车来的,倒回去也不累。

 我坐老爸的摩托,妈妈自己开一台女装的。  m.WXiANxS.COm
上章 我和妈妈的那些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