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和妈妈的那些事 下章
第08章
 (我从回忆中回到现实,还是在深夜长途客车车上)

 我静静的看着旁边昏昏睡去的妈妈的熟悉而亲切的美丽脸庞,轻轻帮妈妈把毯子盖好,呆了一会也混混沌沌的睡去了。

 接下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和妈妈凌晨到了大伯家里,睡到差不多中午的时候就和大家一起去扫墓去了,折腾完差不多傍晚才上车回城,晚上10点多到的家。

 一到家,爸爸喜形于上来,不管我和妈妈还风尘仆仆的累得不成人的样子,兴奋的跟妈妈说:“办公室那老头子得了病要退了,内部的人告诉我,接他位子的就是我老张!哈哈,这老头退得还及时的嘛,当然当然,是你介绍的那个赵主任帮了我们大忙呀!”

 “真的,哎呦,那太好了!”妈妈又惊讶而又高兴“这不,这下厂里转制咱也不怕了,现在我老张可是厂里骨干了,现在反倒人家老板求咱留下了!哎呦,赵主任可是我们大恩人呐,我已经请了人家上门吃顿饭了,就下星期天晚!到时候咱们得好好谢谢人家呀!”不是吧,那人渣还要到我们家来?我有点吃惊,心想着。

 我看了看妈妈,妈妈尴尬的赔笑着,爸爸也没注意到妈妈的异样,乐呵呵的帮忙接过我们行李拿一边去了。

 我和妈妈换好鞋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歇一会,我趁爸爸走开,凑近妈妈耳边偷偷的问着妈妈:“妈妈,不会有事吧?”

 “有啥事,人家上来吃个饭而已,又不怎么,别再说了,爸爸不会怀疑的。”看到妈妈若然的神情,我也放下心来,然而心内隐隐约约有种复杂的情绪。

 那晚剩下就没什么特别的了,妈妈和我分别洗完澡换好衣服早早的睡觉了,爸爸要熬夜看英超。

 第二天一早我就回校了。

 一快到五一,天气就热得不行,感觉夏天一年比一年来得早,气候变暖啥的可不是那些吃饭没事干的科学家们随便吹吹的(所以在这里也顺便鼓励大家低碳出行,为全人类未来贡献一点力量,说跑题了,呵呵),附近的泳场都在消毒泳池准备开始营业,我这也是迫不及待,想解一解浑身上下的燥热呀,这不,还有下那热的垂头丧气的兄弟的份呐,嘿嘿。

 正好周就是五一,又逢连休假,家家户户都忙着准备去哪旅游去玩的,没旅游计划的人家也难得聚下吃餐丰盛的晚饭。

 我家也不例外,而且,这周六晚我家晚饭还要隆重接待一位对我们家有重大意义的客人,谁?赵主任啊,也就是帮我爸爸顺利接到了办公室主任一职的大恩人,当然,为了这事,咱们家也是给了人家很大好处的,特别是我妈妈…这里先撇下不说。

 赵主任还没到,我们一家三口就已经早早坐等在饭桌前。

 饭桌上鸭鹅啥的都全了,全是我妈妈忙了一下午的功劳。

 “爸爸、妈妈,我肚子饿得不行了,先吃一口行不?”实在忍不住的我一开口,爸爸妈妈就几乎同时叱喝到:“不行!”妈妈夹着筷子敲我蠢蠢动的双筷,一脸严肃的说:“要等客人到了才能开筷,这是规矩,懂不!?”正当我爸爸也准备开口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到了!

 爸爸忙不迭的起来开门客,妈妈也走上前去,我只好悻悻离座起身。

 门开了,站着一位西装整洁的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头顶稍微有点秃,但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加上红润透亮的胖脸庞和沉稳大度的微微笑容,还有西装也掩盖不住的啤酒肚子,一看就知道是个领导。

 “赵主任,您辛苦了,我们都等着您光临呢!”爸爸脸掩饰不住的高兴,赵主任微微的点了点头,还是深藏不的笑着说:“停车耗了点时间,让你们久等了,给,这是一点小礼物。”

 妈妈赶紧上前接过一个大盒子,一看,是红酒,连忙说:“这我们不能要,您是我们最重要的客人,哪还能让您破费呢。”

 爸爸一旁也忙点头说:“对对对,这我们不能要啊,您老帮了我们大忙,还哪能收您老的礼物呀。”

 “没事,一点小意思,花不了几个钱。”看赵主任这,爸爸妈妈只好勉强收下又客气了一会,带赵主任来到了饭桌前,我连忙打招呼:“赵主任好。”

 “这时咱家儿子。”妈妈介绍着,赵主任微笑着点了点头,说:“小伙子懂礼貌,前途无量。”

 爸爸一听笑得高兴得那是不行,连说:“哪里哪里!这孩子不成器,让您老见笑了。”接下来一番寒暄客套后就开始用餐了。

 餐上赵主任谈笑风生,我爸爸一边乘机献媚讨好,我妈妈也不时附会的赔笑,我笑了几下笑得比较假也很尴尬,一心只想快吃完一边去。

 “小伙子,快要找工作了吧?”赵主任问道“对,明年毕业。”

 “那来我们单位怎么样?”我一听吃惊得停止了手中双筷,旁边的我爸爸那可是大喜过望,连忙说:“小子,赶忙谢谢人家赵主任!”

 “对对对,快谢谢人家!”妈妈也高兴的说,朝赵主任递去感激的眼神,我赶紧谢过赵主任。

 赵主任还是深藏不的笑着点了点头就又把话题转到其它方面了,我乘机赶忙扫完碗中饭后寻借口离开了尴尬的饭桌,钻回房间上网去。

 好一会,听到饭厅晚饭吃完赵主任要走的时候,我才出来送客,看爸爸妈妈送赵主任下楼,我心里才舒了一口气。

 刚才饭桌上虽然谈笑风生的光鲜亮丽,实际却虚伪不堪,而且不可告人的是,我妈妈和饭桌上的三个男人都上过,其中自然也包括我。

 一想到妈妈居然能在毫不知情的我爸爸面前和上过她自己无数回的情夫谈笑得毫无破绽,我心里暗暗佩服,女人哪,还真是天生的演员呐。

 待爸爸妈妈回来收拾洗涮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我正在书房里上网聊天,爸爸进来说要上网看股票行情,抢了我电脑,我百般无奈的正想走出书房,突然一想,这不是机会来了?心中暗喜,赶忙折回去殷勤的对爸爸说:“爸爸,今晚太热了,这把破风扇又不管用,我给您开空调吧。”

 “臭小子,懂得孝顺父母了?”爸爸头也不抬的还是看着股票走势,我心中暗喜,找着遥控器开了空调关好门窗走了出去,出去前还对爸爸说:“爸爸,没人打扰你,你慢慢看啊!”看爸爸没反应,窃喜的随手关好了门走开了。

 我要干什么?嘿嘿,你们懂的。

 我火焚身的去找我妈妈,走出走廊,客厅客房都不在,倒回去走廊悄悄打开就在书房旁边的主房房门,我妈妈刚洗完澡的样子,坐在梳妆台前梳着头发,身上还裹着浴布,左手在口位置紧攥着浴布打结处,右手在漉漉的头发。

 妈妈转身看我不怀好意的窜进来,虽然吃了一惊但心里也明白,待我关好门锁上,才下声音的问:“你爸爸?”

 “书房电脑那看股票呢。”

 “今晚不行,赶紧出去。”

 “没事,爸爸在书房看股票,我还特意帮他开了空调,隔了两扇门,安全。”

 “妈妈说了不行就不行,去去去,赶紧出去。”

 “妈妈,我动作快点,行不?”我还是不折不挠的说。

 “不行!其实…烦人,那妈妈老实告诉你,是你爸爸今晚要和我那个,特意让我先洗好澡在上等他呢。”妈妈被我得没法子,才吐吐的说了出这句。

 “靠,不是吧,真的?”

 “哎呀,骗你干嘛,刚才送赵主任回来路上你爸爸突然起了那个念头,妈妈也没办法,改天再给你,行不?好了好了,赶紧出去。”

 “反正是让咱爹俩,让我这个当儿子的先嘛。”我上前去搂住妈妈,隔着浴布对妈妈凹凸有致的身体上下其手。

 “滚!咋说话的你呀?”清脆的一声妈妈拍打了下我手背“咋了,说错了?”我笑着扯下妈妈浴布,左手一下抓住妈妈一边柔软的大了起来。

 妈妈狠狠的掐了我一下“妈妈还没同意呢,你咋来。”我火中烧,才不管妈妈同意还是不同意,就把妈妈推倒上,然后剥光妈妈的身子,其实妈妈也是半推半就的顺着我,高耸的部剧烈的一起一伏着,脸上也是红一片。

 我掰开妈妈那双雪白丰腴的大腿,两手指扒开妈妈那已经漉成一片汪洋的蚌,豆粒般大小红蒂硬的翘着,我拨了几下蒂,妈妈顿时情不自的浑身颤抖了起来。

 “妈妈,反应大的嘛。”我调侃着“嗯…别,妈妈受不了,嗯…”妈妈低声呻着,暗红的口一一合的淌着水。

 我了下,没啥味道,可能是妈妈刚洗完澡的缘故,没了那股熟悉的女人味。

 “妈妈,今天怎么没味儿了?”

 “傻孩子,那是女人味,咋喜欢那味道?”

 “那味儿才好。”

 “变态!”

 “我就是变态,专自己娘的变态。”我嘿嘿的掏出巴在上研磨了下,捅了进去。

 妈妈嗯的一声“没大没小,连你爸爸的女人都敢上…”巴捅开层层叠叠的,紧得我一个哆嗦,妈妈的道腔内温热而润。

 “妈妈,咋这么紧。”我扒着妈妈大腿部,巴开始缓缓,里面水很多,起来感觉很滑。

 妈妈没啃声,闭着眼双手反扳着抓紧单,前那对大咪咪跟随我的一的动作来回漾着,很是惑,我不了口水。

 “妈妈,你生了我这么多年咋还是那么紧呐,还别提现在还被三个男人着…”一听这话,妈妈张开眼,杏眼圆睁的怒视着我,嘴里低声而略带怒气的骂着:“你还干不干!?哪来那么多废话!”我马上意识到说错话,闭嘴不说了。

 妈妈起身摆开我,巴推出道时候啵的一声,反身四肢支撑在上,再让我进去。

 开始我还以为妈妈生气了不让了,原来妈妈主动换了个后背位。

 “妈妈,你没生气吧?”我一边扶着了进去一边小心翼翼的问。

 “没生你气,妈妈是想让你快点,你爸爸还在外面等着呢。”我放下心来,开始加快速度,后背位就是跟一般的要入的深,没一会我就快不行了。

 妈妈也察觉到了,赶忙说:“别里面,拔出来!”我啵的一声拔了出来起来站在上,妈妈连忙反身过来跪在我下,抓住我巴贴在她房上方用双手着。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大团白花花的在了妈妈子上。

 妈妈待我都完,一边去拿纸巾擦身子一边赶了我出去。

 我穿上子有点虚的走去悄悄开门确认老爸还在书房,才窜出去顺手轻轻关好门,去洗手间洗了个脸冷静下来,去开客厅开了电视,尽量装出平静的样子。

 电视上正好放着江苏卫视的某婚恋相亲节目,场上某个高调的男嘉宾从自己留学经历吹嘘到自己的所谓浪漫手段,还拉了一大帮亲友团上VCR帮忙忽悠观众,正洋洋自得想着抱着美人归的时候,不料VCR还没播完,就被场上的女嘉宾一一灭灯,顿时惨烈的背景音乐响起,剩下目瞪口呆的男嘉宾和窃窃暗偷笑的俩光头主持,看着灰溜溜离场的男嘉宾我笑的合不拢口。

 又到广告的时候了,我起身去盛杯水,正在饮水机前滴水的时候,老爸从书房出了来,抬头看到我,有点心虚的说:“小子,还在看电视?不早了,快睡觉去。”我自然是什么都明白,也没戳破老爸,心里暗笑的对老爸说:“知道了知道了,电视节目一完就睡。”老爸丢下一句话“空调没关,你小子早点睡。”就心虚的进主房关门锁上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上阵还是父子兵?嘿嘿。

 又回去看了会电视,但心里总的,脑里老想着这会老爸老妈该干到哪了,去门外偷听吧,有地毯着门也听不真切还危险,一旦里面开门了我跑也来不及,想来想去索溜进阳台,蹑手蹑脚的躲到主房窗旁。

 我家阳台飘在客厅、客房、主房外面,主房的窗户是飘式滑动窗,虽然窗关着也锁上,拉上了窗帘,但飘出来的两侧玻璃就遮挡不了。

 更加幸运的是,里面虽然没开灯,却开了比较暗淡的头灯,正好在尾梳妆台台镜上映着此时上的香房事。

 只见妈妈用骑乘位的体位坐在爸爸上面上下运动着,正面由于角度的问题看不见,但可以看到妈妈那光溜溜的后背我也心满意足了。

 隔着窗口侧边玻璃,除前一点昏暗灯光几乎漆黑的房间里,妆台镜子反里面的妈妈头发盘起,正主动的起坐着部套老爸的巴,虽然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但看的我还是狠狠的咽了一口水,心里也的,下那玩意儿也早搭起了帐篷。

 又看了一会,里面老爸可能耐不住了,翻身起来把妈妈上就开始了冲刺,没一会就缴弃械给我妈妈那丰完美的身体了。

 嘿嘿,我妈妈身材那么好,上又那么,哪个男人能不在我妈妈面前丢盔弃甲?我看没戏看了,悄悄的溜回继续看我电视。

 此时那相亲节目也差不多完了,某个大无脑的女嘉宾灭了那台上猥琐男嘉宾,男嘉宾黯淡离场,光头主持又在那喋喋不休的帮赞助商卖广告,我起身去关了电视,举起茶几上水杯正想一喝而尽的时候,主房门吱的一声开了,听到走廊的脚步声,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妈妈。

 妈妈只穿着一件丝质睡衣,透过薄薄的布料可以清晰看到妈妈里面没戴罩,36C高耸的峰骄傲地撑起前一大片布料,两颗透的褐红色大葡萄若隐若现,看得我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还没睡呀?”妈妈白了我一眼,转身找杯倒水喝,我放下水杯,看着妈妈那薄如蝉翼的丝质睡衣裹着的肥大感的股,巴又不争气的硬了,我瞟了眼走廊尽头主房半掩的房门,大胆的双手环抱妈妈身体,双爪直奔妈妈前那对大子贪婪的捏了起来。

 妈妈没制止我,放下杯子警惕的往主房方向看了下,又指了指客房,也即是我的房间。

 我心领神会,放开妈妈先一步回房等妈妈。  m.wXIaNxS.coM
上章 我和妈妈的那些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