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变态夫凄 下章
第12章 全文完
 白骨横广意识到,眼前这两个夫型的绑架市田绫子的罪犯,可以肯定是俩变态者。沼田的精神完全不正常。再加上真纪子不知道什么原因也痴癫癫的,并且也是十足的精神异常者。

 正因为这样,这一对精神异常的男女才得以在一起共同生活了那样长的时间。看起来,市田绫子所经历的这段经历——被一对变态夫妇劫持成了他们的玩物——市田绫子能活着逃脱真是幸运。

 接下来,同样需要市田绫子的证词,来指控沼田夫妇的犯罪。

 作为受害者的市田绫子,将不得不面对这冷酷的现实。

 ****

 沼田广秀与沼田真纪子夫妇被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

 根据日本刑法第二二五条,他们适合于以此条法律进行量刑定罪:

 “凡以营利,猥亵或结婚为目的,绑架或者拐妇女者,均可判处一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东京地区检查院对沼田夫妇各方面的精神状况进行了分析鉴定。结果表明,他们具有承担刑事责任的能力。

 法庭第一次开庭审理此案是在9月17。审理的程序,仍然以起诉人宣读起诉书,判定被告人的正身,听取被告人对起诉书中所列罪行的供认与否,以及听取检查官的陈述等传统方式进行。

 开庭前,法院采纳了受害人市田绫子的证言。

 1994年10月15,东京地方法院的一位陪审法官与书记官来到地处东京上高地帝都旅馆附近的大和医院。市田绫子还在这里疗养。

 市田绫子正在病房里给盆花浇水,俨然一副刚经过生死劫难,元气大伤的惶恐神情。她一边浇花一边注意着房外走道里走来的两个男子。

 这是两位不曾相识的男子。年龄大约在40左右。脸膛晒得黑黝黝的,绫子立即警觉到,这两个人可能是冲自己来的。来人走到了她身边,同时也使她紧张起来。

 “您是市田太太吧?”其中一人停住脚步对她问道。

 “哎,是呀。”绫子停止浇水瞪大眼睛望着两个陌生人,眼里充了疑惑。

 “我叫神田秀也,是东京地方法院的书记官。这位是一道来的成衣陪审官。”

 “哦,我说呢。”绫子急忙放下手里的活儿,把他们让进了房间。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你们。”绫子魂不守舍地问。

 自称是书记官的秀也一直在观察着绫子。听沼田的供词,面前的女人是主动求的,可秀也看不出什么情由。绫子一言不发紧绷着脸,给人的整个印象是冷面女人。

 在谈到关于沼田的恬不知及有关供述时,成衣斥骂沼田是男人中的败类,把他怎么处置都不为过。

 看着眼前刚过30岁的成婚少妇,她有着此种情形下令人费解的暧昧眼神。

 “沼田玷污了人,干了卑怯之事,那是必定要受到法律严惩的。您作为沼田夫妇犯罪行为的受害人,请说出您的要求。”成衣陪审官的话郑重而义正词严。

 “如果您想要使沼田这个家伙受到应有制裁,就需要把他的犯罪过程说出来。您听清楚了吗?”绫子然的点了点头,虽然她被一腔正气的成衣那充正义的眼光得手足无措,但从她那微微矗起的眉中可知,她极力想倾述自己心中的悲哀。

 “你是被迫与沼田发生关系,还是主动与他发生体关系?”成衣把目光集中在绫子纤细的上。

 绫子红着脸,默默地忍受着,她又羞又怒。

 “…”“确认你是被动还是主动与沼田发生体关系,这是很紧要的,如果你是被迫与他,那他便是强,罪加一等。”

 “…”“发生过几次?”

 “我记不准确。”

 “大概估计一下。”

 “我想大概有几十次吧。”

 “在什么地方?”

 “在卧室,在沙发上,在地板上…”

 “那时候你的感觉如何?”

 “我不知道!”绫子的脸涨得通红。

 “前,沼田有什么调戏的动作吗?”

 “调戏?”

 “比方说用手指或者嘴接触你的身体。”

 “好像做梦,记不清了。”绫子的连由红变青。她紧紧地咬住嘴,鲜血从齿间淌了出来。她用手蒙着脸大哭起来,问话无法继续下去了。

 突然,绫子开始一件一件地下自己的衣服。

 “你…”在一旁的市田贤一跳了起来,冲到绫子身后从后面紧紧抱住她。

 绫子也吐出火焰般的语言,用力地甩开了丈夫的身体,双手迅速将身上穿着的衣服都剥下,扔在地板上,举动像疯子一样。

 绫子的上半身了,雪白丰房吊在前。然后,她又掉了三角衩。

 顿时,绫子的部一览无余,她羞得无地自容。

 三个男人在一旁目瞪口呆,直眼瞪着绫子,绫子转眼间已经全,连鞋袜都没有剩下。在三个男人面前张开了双腿。

 “给你们做一下说明吧!沼田用他那肮脏的茎放到了我的部,我沟夹住那脏东西用。看吧,这个房。还让我喝他的。那家伙还迫我当着他的面手。并且还污辱了我的门。这对恶魔完全将我作为奴隶,女,完全把我当成了玩具!…”

 “不要说了!”市田贤一闭上了眼睛。

 成衣顿时两眼突了出来,再也离不开绫子叉开的双腿了,一直到大腿,光光白白的耀眼。他看得十分清楚,绫子的腿很人,极窄的比基尼衩在三角叉处紧绷绷鼓着的部上勒出了红红的痕印,能看见部的轮廓和一缕一缕的

 成衣的喉咙变得干燥起来,双手不由自主地按住具。他感到那玩意儿生热变硬,向他要求着什么。

 秀也冲动地嚷叫起来。

 “沼田这家伙,简直没有人!”

 “人?我感觉他是个典型的精神变态者。”绫子说了一句。

 “当时,沼田不断地叫喊,那些语言简直令人作呕,不堪入耳。我想他一定是个疯子,最后我只好答应他的要求。于是他就…”

 “就是说,太太您也认为沼田广秀的精神不正常喽?”

 “我感觉是。比如,他的能力简直超乎常人。而且,只要顺着他,他到还关心人呢。”…

 市田绫子的证词在庭审过程中更加促成了对沼田广秀夫妇的精神进行鉴定的有力证据。

 (4)

 法庭的二审是在1994年11月9进行的。

 在审理过程中,法庭各方均认为被告的确精神异常,哪下一步就将决定对其进行进一步的精神鉴定。只有确定了被告具有承担刑事责任的能力,才能进行最终宣判。

 11月12,第四次公开审理时,精神鉴定科的医生也被传出庭作证。

 11月15,第五次公审开始进行,宣布了最终审判结果。

 判处被告人沼田广秀三年有期徒刑,沼田真纪子作为从犯被判一年六个月监

 但是,他们夫妇的徒刑均缓期执行,首先将犯人送入精神病院治疗。

 因为根据对二被告所做的医学鉴定,他(她)们在实施犯罪时和目前均处于精神衰竭状态下。

 检查院方面没有提出异议。

 沼田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

 1994年12月6。沼田竟然从精神病院忽然逃跑。就在当天,他给住在另一家精神病院的真纪子挂了电话,自称是检查官。30分钟以后,真纪子也随之逃出了哪家医院。

 警方闻讯立刻布置了紧急警戒线,全力加以搜查。但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

 1994年12月15

 沼田携带着真纪子逃入了富士境内的树海,使用的交通工具,是一辆盗窃来的小汽车。

 在那之后整整两天的时间里,沼田与真纪子处在不间歇的狂状态之中。

 沼田认为,这是他最后一次享用真纪子的体了。

 他把真纪子剥的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从头到脚舐着她的身体。

 真纪子也心甘情愿地让沼田尽情地爱抚自己的身体。

 最后,沼田轻轻地抚摸着真纪子细长白净的脖子,然后合拢双手,紧紧扼住了她的喉头。

 随着一阵剧烈的搐,真纪子永远合上了她的双眼,魂飞九霄…

 沼田用绳子套在脖子上,也在一棵树上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上吊之前,他把全身着的真纪子紧紧地用绳索跟自己绑在一起,然后才把头钻进绞索套里,猛地蹬开脚下垒起来的石块,悬在空中…

 三天之后,搜索队在寻找其他案件中的尸首时,无意识地在树海发现了已经变得僵硬的沼田和真纪子的尸体。

 他们的下身仍然紧贴在一起。

 各家新闻报刊用醒目的黑体大字标题争相报道了这一轰动全国的案件的最后结局:

 “悲壮的殉情”

 “一对怪诞情侣的悲歌”…

 甚至还有报纸采用了这样的标题“为争取自由而献身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全文完】  M.WxiAnXs.COm
上章 变态夫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