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变态夫凄 下章
第07章
 有一天,他在酒醉后又入睡了。醉寐中,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竟然自己也被这伙歹徒抓起来了。他被关在了一艘船上,这好像是一艘货船。船的主机的振动市田听得出来。他是被关在一间狭窄的船舱中。手足都被用铁丝捆了起来。

 有四个男人围在他身边,他在最中间。

 “市田先生,我们真佩服你对你老婆的感情,现在你竟然自己终于找上门来了。”他们说话的声音很

 市田的手被绑在他身后“你们把我到什么地方去了?”市田十分愤怒。

 “你来的这个地方是不能活着出去的。不要觉得你来就可以领走你老婆。你也会与你老婆一样被杀掉的啊!嘿嘿”回应他的是一个身材像摔跤手那样壮实的男人,男人说了以后哈哈地笑了。

 “杀吧!”

 “被杀之前就不想见见你老婆吗?这也太残酷了嘛!为了见自己的老婆尝尝一些痛苦也蛮值得嘛,嘻嘻,你的子在这里非常快乐哦。我们还曾经不住地抚她的股。她什么话都讲了。只求我们不要杀她。因此,她愿意爬下。你老婆那女人来回在地上爬着,好漂亮的股啊她。边摇着边接受我们的进去,啊,进去了,啊进去了,哈哈哈哈…”“不要说了!”市田捂住自己的耳朵吼起来。

 “要我们不要说?好啊,你说。你的老婆想避免痛苦,一心地合我们。你也像你老婆那样摇晃你的股,哦——哦——也那样地叫喊。把绳子放在脖子上,你老婆最喜欢那样做了,因为这比被杀死要痛快些。”说着,市田贤一被他们用绳子反吊起来。

 “你老婆也曾经这样嘴里被进她的衩,绑着吊在空中的呢。一会儿就叫你老婆在你的面前嘴里含着我们的生殖器,拼命地完全为我们口腔的任务。

 之后又趴着,我们又伸进你老婆的眼里,并且让她像哭一样的呻。喔——喔——地叫喊,市田君,你一定喜欢我们这样的安排吧?”

 “我们怎么能这样在你们这些家伙面前做那样的事情!”市田被吊在空中,嘴里说着强辩的话。

 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市田所能做的就是绳子勒进他那傲慢无比的男人喉结里,然后牙齿凸出最后死去。

 “明白了。你也想与你老婆那样边被东西伸进股边被折磨。这样的快你还没有享受过吧?还是待会儿问问你的夫人吧。但是,伸进你股的将是一子。喂,开始。”男人发令后就退开了。

 “如有悔悟,现在正是时候。”另外的男人用刀把市田的睡衣划开了。

 市田被吊着剥光了衣服。

 “怎样,先生。”嗓门的男人问。

 “杀吧!一群野兽!”血往下冲着,脸被血大了。

 他们拿出一排水用的饮管。

 “把水灌进鼻孔里,打扫一下他的肚腹,你的肚子里太黑了。”一个肥胖的男人哼了一声。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按住市田的脸和嘴。

 有人喊了声开始,那个肥胖男人打开了自来水阀门,湍急的水从鼻腔到喉部,再从喉部进食道。势不可挡的水,产生出可怕的水

 意识急速般地淡化了。

 就在肚子膨的时候,市田就完全失去了知觉。

 挤肚腹后,知觉又恢复了。

 大量的水从嘴里吐出来,并还在继续往外吐着。

 “怎么样?先生,再接着吐怎么样?”肥胖男人拿来一子。

 “这次请围着圈子爬吧,把这家伙门去,等于是狗吧。不管是什么样的门被这个一捅全都会烂的。喂,让市田先生趴下,让他爬!”绳子松了。那绳子在肚子上。突然被吊起来。

 一个人抓住市田的头发,其余的两人成八字形站着,抓着垂吊着的市田的两条大腿,分开门。

 子碰到门。这是一比掌头还的木

 “给我松手!我请求,给我住手!”市田哭喊起来。

 “到底是男人,作为记者,对门的凌辱是不能忍受的吧。放下来。”市田滚落在地上。

 肚子里还有大量的积水。过软管的鼻子孔的粘膜处被穿了一个大。其实他情愿受水刑而死。如果门裂开的话大肠也会随即裂开,作为懂得人体结构的市田来说那种剧痛他是可想而知的。

 “还是屈服了吧?”

 “我受不了了,请你们让我休息一下。”市田做着深呼吸。

 “好吧。你的太太也照这样四肢趴下的。趴下吧!”

 “明白了。”市田四肢趴下了。

 市田的双手还是被在前面绑着。

 “毕竟是一个意志不坚强的男人啊。不说也罢,照你夫人的样子做,但是你的股与你老婆的相比有天地之别,太脏了。”冷酷无情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市田贤一的视线停在低矮的舱顶上。绳子深深地捆在双手上。他们捆得很紧几乎把绳子嵌进里去。贤一就那样躺在地上脑子里像走马灯似的考虑着各种事情。往事如云不断地浮现到面前又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但连接不了一个明确的印象。死神在眼前张开着血盆大口。只有这一印象特别清晰。不知过了多久,船舱的门打开了。

 贤一看到一男一女走了进来。女人的双手被绑在背后。他立即认出了这就是连来朝思暮想的爱

 男人看上去有40多岁了,男人把绫子拉到一边,让她坐下。

 贤一硬撑着支起了上身靠在板壁上。他急切地看着绫子。经过这些日子,绫子的双颊尖削了,眼睛显得格外地大。绫子什么也没说,毫无表情地看着贤一。

 她也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出眼泪来。

 “请你们告诉我,你们到底要怎么样啊?”贤一颤抖着声音向男人问道。

 男人坐到凳子上,着香烟。“看见你的子了吧?”男人着嘶哑的喉咙提问了。“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夫吧!我们回家后决不会向警察告发你们的…”

 “你女人也是这么说的,她一直这样求我们。”男人的声音很低。“的确是这样啊。你们如果报警,我们就完了。”

 “…”贤一说不出话来,那人一边用嘲的口吻说着,一边把绫子拉倒在他的怀里。

 伸手拉开绫子衬衫出她房。男人玩着绫子的房,同时观察着贤一的反应。绫子将脸扭向一边。她干裂的嘴在颤抖着。只有这时,才看到了她的感情。

 “你这家伙是自己毁了自己!”男人剥下了绫子的牛仔

 “我真的没有报警啊!就是怕我子出现不测,所以我没有…”贤一觉得嗓子眼有些发酸。

 那人当着贤一的面,把绫子的两腿扳开,两手抚摸着她的大腿。听见贤一说要他放了他子,他抬头看了看贤一说:“绫子也这么说,她还一个劲儿地恳求我们饶恕了她,说愿意终身做我的奴隶。”男人笑了,他笑得那么惬意。他笑着将绫子的身体俯伏在地上肆意地玩着她那丰部。绫子没有任何表情。

 既无厌恶,也没有欢喜合。她只是忍耐着,忍耐着。

 “为什么!为什么呀?!你们不能这样害我们。我老婆她…”贤一息着说不下去了。

 “是不是想说,放了你们算了呀?”男人讥讽似的问道。他自己这时也出了下半身。

 “是的。”

 “可是,你们要说出去就不好办喽。”男人说着,解开了绫子背后的绳子。

 绳子解开后绫子马上将身子缩到了墙角。男人上前抓住她的头发,吧她重重拖到船舱中央,女人恼怒地朝绫子背上踢了一脚,疼得绫子“啊”地惨叫了一声。男人将绫子又到地上趴着。贤一被铁丝捆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在子身上施,而毫无办法,他只觉得口堵得更厉害了。

 “我说,你们就死了那份心吧,现在求饶顶个用!”男人不顾一切地凌辱着绫子,最终迫使绫子又恢复了的知觉,和他配合起来。

 “好好看着吧!绫子是诚心诚意的!她说过只要能活命,什么都可以干。她不愿意和你一起被杀掉,她说把你杀了也行,只要她能活着就行。是这样的吧,绫子?”男人又揪起绫子的头发,将她的脸对着贤一。“…嗯”绫子瞪着失神的眼睛,勉强点了点头。

 绫子绝望了。她彻底绝望了。看到贤一也被抓来了,她心头郁积着千言万语却不能表达。她从心底爱着自己的丈夫。但同时又对他的倔强招致的杀身大祸有些报怨。她不想死,她还年轻,她希望和丈夫一起重新编织出生活的美丽图案。

 然而,现在晚了,一切都晚了!那些禽兽般的男人十多天来夜轮番折磨她,污辱她,把她完全当作了的工具。现在,当着丈夫的面,她又一次受着的凌辱。她从精神上到体上完全垮了。尽管如此,她还是依稀抱着一线希望,或许他们最终把她污辱个够后会放了她们夫,所以她还是屈从着。

 “怎么样,看到了吧?”男人得意地笑着。

 绫子又葡伏在地上。男人跨到了她的部从背后进入了她的身体。她的双脚伸到了贤一的面前,离得是那么近。贤一看到男人在进入绫子身体的瞬间,绫子的双脚似乎是痛苦地动了几下。嘴里又发出令人悚然的呻。贤一的心碎了,他觉得自己的意志也崩溃了。被抓之前跃跃试的求战决心,此刻都冰消瓦解了。

 男人自顾慢慢地,贪婪地享受着绫子姣好的体提供给他的快

 贤一眼睁睁地看着眼前惨的情景。子的部依然白皙而又丰,这是令所有男人眼馋的体。一旦得到它,男人是不会轻易放过的。子还在呻着。

 渐渐地呻声透出的兴奋。子刚才一直没有正眼看贤一。她是不是完全背叛了自己呢?他不由又想起“女人都是货”这句话。如果果真如此,也不能怪她,绫子毕竟是个弱女人,是这些歹徒可恶,他们这样折磨一个弱女子。子应该活下去,她有权过美满的生活。要是她能活着出去,自己也就死而无怨了。

 “喂!好好看看吧,最后再好好看一眼她这漂亮的面容。”男人还在缓缓地送着。“告诉你们吧,你们两口子都得死。”男人的声音充了野兽般的肯定语气。

 “你们这群野兽也迟早都会被警察逮到的,法律会最后送你们上绞刑架的!”贤一不住吼了出来,他竟觉得这声音不是自己的。

 “那你们也得先死!”男人恶狠狠地瞪了贤一一眼。“…”贤一瞠目结舌,只觉得最后一线希望破灭了。

 “怎么样,想不想再搂抱你的老婆呀?”男人又阴冷地笑了。

 “不!…”

 “呦!你他妈到正经!”男人的面孔又凶狠起来。

 “不,求你饶了我们夫吧。我们不会出去说的。”贤一痛苦地恳求着。

 “噢,想活命?刚才不是还很坚决的吗,大有视死如归的气势嘛!”

 贤一恐惧了。他不想死,且不说与爱的生活美满。女儿也是他们夫妇割舍不下的啊。而他们却不幸落入这些魔鬼的手里。他真想冲破锢,将这帮暴徒杀个血横飞!

 可他却开口恳求了,他知道他们不会放过自己,然而求生的望却使他愚蠢地向敌人开口求饶了。他为自己的变化感到屈辱。刚才向那人求饶的话说完后他用力咽下一口唾沫。这一咽,似乎咽下了他的矜持,咽下了他的一腔斗志。

 男人发完兽后,离开了绫子的身体。绫子长叹了一声瘫在地上。她全身都麻木了。脑子里什么也没有,只是一片空白。

 男人找来绳子将绫子的双手拧到背后用力绑紧了。这家伙力气真大,疼得绫子紧皱眉头了一口冷气。然而绫子还是一声不吭。男人捆好绫子离开了船舱。

 临出门时,他揶揄地挤了挤眼说:“喂,就剩你们自己了,想干就干吧。”贤一背靠着板壁看着面前的子。她还是全身赤,手被在背后动弹不得。她身上伤痕累累,被男人反复凌辱过的部,这时淌出了血水,顺着大腿向下缓缓地着。

 瞬间,贤一的心脏收缩紧了。他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娇美的子。在一起生活时,她是那么温柔,对他百般照料。然而现在她都…贤一百感集。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

 绫子依然呆楞地站着,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随着轮机的振动她身上的肌肤微微颤动着,在贤一面前她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过了许久,贤一才回过神来,他挣扎着爬到绫子身边,从背后用被捆住的手抚摸着她的小腿。无声的泪珠顺着脸颊簌簌地淌了下来。

 绫子这时似乎也恢复了感觉,她颓然坐到贤一的身边。“哇——”地一声嚎啕大哭起来。这是经历了数十天生离死别后,两人第一次单独相处。然而却是在如此险恶的环境中。他们夫明白,在魔爪的严密控制下是逃不的,死神随时都会造访他们。

 绫子哭了一阵,又沉默了下来,贤一同样没有话说。两人心中同时都有着类似负疚的感情。刚才在贤一面前绫子被那畜生又一次蹂躏了。为了那一线生的希望,她竟在丈夫面前屈从了那个畜生。她不知道贤一在感情上能否接受,她期望着丈夫在最后时刻能宽恕她的背叛行为。

 轮船保持着匀速航行。

 贤一夫相对无言。贤一默默地注视着子的身体。由于手脚被捆住了他无法去爱抚子,他只能用目光去爱抚子身体的每一个部分。

 “绫子,过来,让我们依偎在一起吧。”贤一恳求着绫子。绫子温顺地紧挨着丈夫,这时她反而觉得心里安稳多了。

 “死就死吧,只要和贤一在一起也就知足了。”绫子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时间仿佛凝固了,只有轮机有节奏地振动声,撞击着空间,也撞击着他们心灵。

 贤一这时在渴求着,但又难以启口,想了许久他终于开口了。

 “绫子,求你了,让我们的身体再结合一次吧,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绫子惊奇地看着他,两个人都被捆住了手脚。这怎么能够呢?然而看到贤一那热切的目光,那诚恳的神情,她理解了,这是丈夫和自己临终前爱的召唤。她只觉一层红霞飞上脸颊,羞怯地对丈夫点了点头。

 绫子从背后用手拉开了贤一长的拉链,帮助贤一出了下半身。然后她趴到了贤一的身上…这对夫在患难中又以体结合到一起了。在他们看来,周围的一切似乎都不存在。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相亲相爱。圣洁的爱是无人能够阻挡的。有了这种纯真的爱,即使到了地狱他们也感到幸福。

 船舱的们打开了,刚才那男人跨进了舱门。门外还站着几个彪形大汉,贤一和绫子对视了一下依然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好!接着干下去,一直干完!”男人的口吻不容分说。

 贤一和绫子没有理睬他们,他俩知道,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了。此刻恐惧完全从他们的心头消失了。

 男人一直在他们身边站了许久,他默默地注视着脚下这对夫的行为。最后,他狞笑着挥了挥手。两个大汉走到贤一面前,一人抓住一只胳膊将他提了起来。

 看上去就知道这是两个训练有素的家伙。他们用力将贤一拉出了船舱。他扭头看到另外两个大汉将赤身体的绫子也拉了起来。

 阳光火辣辣地照在甲板上。天空万里无云,一望无际的大海蔚蓝清澈,微波粼粼,贤一贪婪地注视着大海,这是曾经给他带来无数梦想的世界,而今,他将长眠于这充梦幻的大海之中了。

 暴徒将贤一拖到了后甲板的边缘。甲板上横放着一巨大的铁锚。他们用铁丝将贤一紧紧地捆到了铁锚上。绫子也用铁丝和他并排捆在一起。他侧头看去,只见阳光下绫子赤的身体是那般的耀眼,甚至有些妖冶的感觉。他看到了绫子的嘴角挂着笑容。凄绝的笑靥使她本来就十分秀美的面容更加楚楚动人。

 “放下去!”那个男人命令道。几个大汉拉起了铰链。不一会功夫夫俩的身体就吊到船弦外面。“绫子,别怕!我们在一起!”贤一鼓励着绫子。

 眼前的天空在旋转,货船也在旋转。铁锚无情地向海水中落去…贤一的叫声停息了。他一直大睁着两眼,想把这个世界的印象尽可能多一点残存到大脑中去。

 阳光消失了,四处变成青幽的世界。铁锚加速向下降去。贤一依然大睁双眼,现在他凝视着黑暗的海水,似乎要看透这漆黑的世界。水将贤一肺里的空气压迫出来,随之海水汹涌地冲了进来。

 铁锚伴着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贤一和绫子继续向下降去。  M.WxIAnXs.coM
上章 变态夫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