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父亲永远是父亲 下章
第07章
 父亲怔怔地看着我,抬起手摩挲着我的面颊“傻丫头,那时老爸哪有那种情调,我们那个年代,连拉拉手都不好意思,两个人在一起,连亲热都怕人看见。”

 感觉到父亲大手的温度,就保持那个姿势享受着父亲的疼爱。

 “可不也都孩子一大群。”

 “那也就是人的望罢了,很机械的。”父亲遗憾地目光从我身上游走。

 突然想起和爸爸的第一次,没有亲热,没有前奏“是不是对女儿——”声音小下去,变得低低的“也只是望。”

 父亲听了,目光变得坚毅地盯着我的脸“那个年代,爸和你妈是组成家庭,可你,你是爸的亲生女儿——”

 “亲生女儿,你还敢——”娇羞铺面,肯定是姹紫嫣红。

 “也就是醉了,要不父亲——嘿嘿——”他摸着头皮笑了笑“小雯,爸真想再醉一次。”

 “噢,你还想那么机械地对女儿呀。”我抢白了他一下。

 “哪能?”就在爸不知所错地的时候,我突然问“爸,那晚你真的醉了?”

 父亲看着我,沉思了一会“爸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人家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可爸就是想疼你,也不能表现出来。在爸的观念里,还是男女有别。要说那晚,开始爸也是不自然,爸不是烂醉,也不会——”

 一丝遗憾、一声轻叹,还以为是父亲对女儿发自内心的爱慕,原来只是醉酒后的失态。想到这里,一丝落寞现于脸上。

 “女儿——”下意识地想回自己的手,却被父亲紧紧地攥住。

 “小雯——爸那晚虽是失态,可却是梦寐以求。”

 “别说了。”轻轻地打断,起身想要离去。

 “你——”父亲的期待变作询问。

 “没想到——没想到你是始终弃。”说完一滴清泪挂在脸上。

 爸轻叹一口气,想留而又不敢“了,但终不忍背弃。”他张了张嘴,终于说出“那个结果其实是爸一直都想——没想到最终却实现了。”

 “你真的想让爸孤零零地度过残生?”

 “可那是——”

 “爸清醒过来时,后悔、内疚,但一直保持那个姿势,就是想看看你的态度。”

 回想那晚醒后自己的惊讶、恐惧,脑子里空的,姑姑的鼾睡高一声、低一声,紧张、焦虑一时间充斥着大脑,想动不敢动,想离又不忍,只能僵硬着身子任由父亲进里面。

 “好在你——”父亲似是幸运于那一刻“我真的很感谢你姑姑,不是她的坚持,也许我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小雯,你知道,爸虽然在你睡中得到了你,可爸并没有因为那高兴,当我知道你醒来,我真的好后悔没有拔出来,我怕你恨父亲,恨父亲下,怕你一辈子都不原谅我,就那样,我试图让你知道我是醉酒后无意识得行为,我想翻过身,可是却感觉到你——小雯,你告诉我,那时你是不是有意的?”他热切地看着我的眼睛,企图得到我的回答。

 父亲硬硬的东西进来,就那样硬着身子,不敢动,姑姑翻身的声音都让我感到羞,如果这时她拉开灯,或者起身下,我将怎样面对,我的亲生父亲同我血脉相连,尽管他醉得一塌糊涂。

 “我感觉到你的股跟着我动,我的大脑一下子木了,停下来,想证实一下,却只听到房间里几个人的酣睡声,心想,也许我自己错了,小雯,说真的,那时我多么期望你向父亲表示一下,在我怀里撒娇。就在我进退两难之时,却突然能感觉到你真真实实地把股跟过来,天哪!就在我将离你的时候,你竟然又将爸夹住了,一阵惊喜,一阵麻酥,我再也顾不得你姑姑在房间,小雯,我忘乎所以地抱着你的股,一下子进去。”父亲完全沉浸在当时的情景。

 “爸——”再也没有了隔阂和猜疑,一下子坐下来,爱原来是这么容易又这么难。

 “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想?”

 咬住,羞涩地点了点头。

 “小雯,”爸一下子搂住了我“爸真的好幸福,你知道,你那一动,爸的心尖子都翘起来了,我没想到你会接受我。”

 他的喉结在动,渴望的眼神里有一股东西在动。

 “那晚我和你上的时候,爸醉得一塌糊涂,朦胧中,希望你抱着爸,可不知过了多久,就感觉有一个女人,真真实实的女人,爸的心飞起来,搂抱了就进去,可当我意识到面前的女人是你时,我吓傻了,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你知道,你是我女儿,嫡亲的女儿,我怎么能同你做这禽兽不如的事情,可我又不敢让你知道。小雯,当你主动给了父亲那个暗示后,我才意识到,我做的并不过分,那一刻,我的心野了。”

 “可你没注意到姑姑还在那张上。”偎依在父亲怀里,诉说着那个旎的夜晚,一时间心儿飞,情思绵。

 “顾不得了,眼里只有你撅给我的雪白的股和——”父亲眼神都有点情意绵绵。

 “和什么嘛。”拐了父亲一下,心蹦蹦地跳着。

 “和你的——”低下头,突然亲在我的嘴上。

 “啊——”

 “不害羞,不害羞。”不知什么时候,诗停下画画,正巧看见父亲将我搂在怀里亲吻着。

 一惊之下,噗地离开。尴尬地彼此看着,不知怎么向女儿解释。

 “诗,”轻声地叫着女儿,理了理有点的头发,等一颗怦怦跳着的心安静下来后,抚摸着女儿的头“怎么不害羞了?”

 “姥爷亲你。”诗象是发现了什么,兴奋地说。

 “傻孩子,妈妈不是也亲吻你嘛,父母亲吻孩子,是一种爱的表达。”

 “噢。”女儿似是明白了,眼睛扑闪扑闪地,打了一个呵欠“妈,我想睡觉了。”

 看着懵懂无知的女儿,心里又好笑,又害怕。

 “诗乖,来,妈妈给你盖上。”

 女儿钻进被窝里,身子蜷起来,看在眼里自然有一种温情和母爱。

 “睡了?”父亲依偎在头,看着我们娘俩。

 轻轻地起身,怕惊动了诗。“睡了。”

 “吓死我了。”站在父亲前,娇嗔地瞪了他一眼。

 父亲傻笑着“都怪我不好,爸见了你就忘乎所以,一时忘情就——”

 “亏得小孩子心。”一场惊吓却明了父亲的心迹,他一直没有忘怀,对女儿的我还是念念不忘。

 “小孩子口无遮拦,”父亲说起来竟然有点腼腆。

 “可那晚你就不怕姑姑?”一直对此耿耿于怀,那晚,父亲竟然敢做出那么惊天动地的事。

 “爸也是一时忘情,事后还是有点后怕,小雯,爸就怕给你造成什么影响。”

 看着父亲一脸的担忧“还会有什么影响?就是姑姑知道了,还能张扬出去?”

 父亲听了,拿眼逡巡着我“你真的这么想?”

 “女儿,女儿现在才这么想。”

 “小鬼头!”父亲骂了一句。

 “你,大头。”

 父亲一愣,没想到我会还他那么一句。说出来,又后悔,吐了吐舌头,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本来嘛,就是。

 “是不是——”父亲一时间也体会出我话里的意思“建军的,”他吐吐地“比爸爸小?”

 脸羞得像一块红布,无意的一句话,竟然让父亲联系到丈夫。

 “我——还没看明白呢。”无疑表明自己的心迹。

 “呵呵——爸又没藏藏掖掖,这些天你还没看够呀。”他当然指的我为他——,可女儿那时哪能趁人之危欣赏?不过说归说,心理毕竟还是好奇地借着机会偷看过几次,看看这个东西为什么就那么放肆地进入过女儿的身体。

 “坏爸爸,把女儿看成女似的。”我不地叨叨着。“哎——你有没有包茎?”猛然想起那个话题,还是借机说出来,以此求证父亲的病因。

 “你说什么?”父亲乍一听到这个问题,怕是听错了。

 “你——你包皮过长吗?”干脆跟父亲直来直去。

 “你——傻丫头。”父亲笑呵呵地说,听到这个字眼,以为我跟他打趣。

 “爸,不是跟你闹着玩的,医生说,你如果包皮过长,就会有前列腺炎。”

 “爸哪知道。”不知怎么的,说到这个问题,父亲竟然脸红了,就跟一个小男生似的。

 “呵呵,”真好笑,那么一个大男人,竟然连这点常识都没有“真白搭。”

 “那你——”这次真的好难出口“你——做——爱,疼痛吗?”

 父亲张大了口看着我,看来我这个做女儿的不能和父亲谈论这么赤的话题。心里这样想,可还是想清楚父亲的病因。凑近父亲的脸,连气息都过去“告诉我,是不是?”

 一脸的疑惑,一脸的无知“爸真的不知道。”

 “你?”气得摔了一下手,又不是没做过,怎么能不知道呢?“你和妈——”

 无助而又无奈地“那时候,和你妈,还是她——”父亲憋了鳖嘴“都是她教的。”

 “啊——?”临到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合不上,你和妈就没有真正过一次?“你?真臭。”恶狠狠地骂了他一句。

 “爸都是囫囵枣。”

 愧为男人,我不信就连一次真正的爱都没有。“你和妈不会吧?”很怀疑父亲的话,为什么和女儿的我却雄风凛凛。

 “真的,小雯。”他言之凿凿“爸和她就是义务。”

 想起那个义务,和丈夫建军也曾有过,那只不过象征似地进行着接触,身子不得不动,空的,根本没有高和快,难道父亲和妈妈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

 “那你也有过和别的女人。”心里堵了一口气,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没经验。也难怪,母亲早逝,而她第一年就怀上我,然后又怀上弟弟就血崩而去,算起来,也根本没有几次。

 “那次和你——”父亲声音低低的“又是醉酒。”

 “你真的?”难道父亲在生活上真的是一个雏子?“就没有别的女人?”

 父亲难堪地“小雯,爸除了你妈和你——”

 傻爸!怎么这么没用。守着一个不爱的子,竟然没有自己的情人。

 “那你——”意识里就觉得父亲很萎缩“不屈的慌?”

 “爸——”父亲猛然抬起头,看着我“爸就觉得对不起你。”

 “你?”哪里跟哪里,父亲跟自己的子做,怎么对不起女儿。

 “开始和你妈没感觉,有了你之后,就更没兴趣。”父亲低低的诉说,听起来很感动。  m.WxiANxs.COm
上章 父亲永远是父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