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父亲永远是父亲 下章
第04章
 瞧不起?多年前,你在女儿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趁着酒意,强行进入,然后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把女儿的期待和怨恨置之不顾,可现在女儿想重温一下父女亲情,你却畏缩不前,你当年的勇气和雄风哪里去了?

 低头和父亲同一个高度,细声地告诉父亲“那一夜,你让女儿——”怨恨带着失落,却看到父亲无比的愧疚。

 “我知道我不该——小雯——爸一直想向你——”父亲的声音里充着自责和不安。

 “向我?”多少个夜回味着、咀嚼着,翻来覆去地重放着父亲那莫名其妙的动作,期盼着父亲最终给我一个说法,可今天父亲终于肯对我说。

 “爸没脸见你。呜呜——”他诺大的汉子呜咽着,让我这做女儿的心疼不已。

 “爸——”想捧起他的脸哄他、安慰他,倾听一下父亲多年隐藏的那个秘密。当时他究竟缘于何故,向自己的亲生女儿迈出了那一步。

 “爸不是——不是人。”父亲噎着。

 “亲爸,傻爸,”捧起他的脸拍打着,像哄孩子似地哄着他“你是一个正常人,一个有血有的人。”用手擦掉他脸上的泪痕“无论你对女儿做什么,你都是女儿心中的父亲。”

 “真的?”

 “还能有假吗?女儿这些年不是好好的,没有因为——”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你做的那些,女儿都记着,清清楚楚地记着,女儿永远忘不了。”

 “那你不恨爸?”

 轻轻地笑着“恨你什么?恨你给女儿快乐?傻爸!”捏着鼻子给他一个笑。“女儿——”

 说到这里,忽然听到女儿的声音。

 “妈妈,妈妈。”

 起身出门“小东西,你怎么来了?”

 “爸爸和我一起来的。”诗甜甜的声音,回头看着身后。

 “来,老婆,我给爸做了个鳖汤,快让爸趁热喝了。”接过丈夫递过来的饭煲,看着丈夫关心地坐在病上。

 “好点了吧?爸。”一身警服的丈夫显得高大威武。

 “好多了。”父亲挪了挪身子,腾出空来让女婿坐下,脸上有点不自然,可能因了刚才的话题。

 “你怎么有空?”

 “嗨,哪里有空,这几天任务紧,连晚上都得加班,这不,诗,今晚就由小雯带。”丈夫歉意地笑笑。

 “噢,我说怎么这么有孝心,原来是另有企图。”怕父亲心里老是有疙瘩,就数落着丈夫。

 “什么企图,你老公不是因为那些破案子嘛。”

 他一口一个老公,得我担心父亲吃醋,偷眼瞄了一下,果然父亲脸上不尴不尬的,就赶紧想打发他离开,省得父亲心理落寞。

 “好了,别贫了,记得空来看看。”

 老公没想到这次我这么通情达理,就嘻嘻哈哈地“记得,老婆,完成任务后给你犒劳。”

 “去——去——徳。”

 生气地没去理他。丈夫意识到自己在岳父面前口无遮拦,一脸无趣地走了。

 看着丈夫的背影,想起父女刚才的话题,忽然就有一股歉意,虽然是多年前的事,但在我心里仍然有一股阴影挥之不去,男人最嫉恨的就是女人的不洁,若是丈夫知道我和父亲的事,不知道他会怎么想。“我去给你温温吧。”两手捧着饭煲,感觉的有点凉,嘱咐着女儿“别到处跑。”

 “将就着吧。”父亲不愿再麻烦我。

 走出来的时候,心里很舒,没想到这些年父亲还一直惦念着我,虽然自那次之后,我们再也没有机会,但在父亲的心理还一直留有我的位置。

 在饭店里了钱等待着煲好汤的时候,随便浏览了一下菜橱。

 “服务员,这是什么?”牛筋似的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牛鞭!”服务员热情地介绍着“滋。”

 不知怎么的,心里一颤,早就听说这个东西功效很好,只是不知好到哪里,病中的父亲或许需要好好地补一补,想起那句“吃什么补什么”就忽然想到了父亲,那种暴、凌厉的作风令我难以忘怀,也许这个加上鳖汤会令父亲雄风不减。就随口说道“来一盘吧。”

 在菜厨边来回地走着,担心碰到人,希望菜上来的快点,连催了几遍,在服务生包好后递过来时,连忙拿起饭煲回了医院。

 “这么久?”父亲看我风尘仆仆地,欠了欠身子。

 我拿起巾为他擦了擦手“炒了个菜。”

 “还炒什么菜。吃这个就可以了。”父亲总是怕麻烦我。

 “那怎么行?你这么虚弱,需要补的。”

 父亲没说话,看着我打开饭煲,热腾腾的,一股香气扑面而来。

 “妈,我也要吃。”女儿在身后嚷着。

 “一会。”

 “先给她点吧。”父亲到底还是疼孙女。“来,姥爷给你吃。”

 “你吃那些吧。”我盛了一点地给女儿,让她坐在小凳上。

 小心地敞开纸袋,嘱咐着父亲“把这个也吃了。”说完,就有点不自然,怕被父亲看出什么来。

 父亲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这是什么?”

 “牛鞭!”娇羞地希望父亲理解我的意思“人家说滋。”

 父亲的眼神里就有了一点希望,送到嘴里,细细品着,感激地看着我。“吃这么些,上火。”

 “上火,上火有人给你消。”口而出后,又感到后悔。

 父亲不说话,只默默地喝着鳖汤。

 父女两个一时都沉默起来,我知道这个时候最需要打开父亲的心结,况且这些年他一直以为我对他心有成见。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了句“爸,你知道那一夜在女儿的心里——”就被不懂事的女儿打断了。

 “妈——我还要。”诗喝完了汤,端着碗走过来。

 “小,听话。”我舀了一勺“这是给姥爷养病的,妈再会给你好吃的。”哄着女儿坐在凳子前。

 “那姥爷吃了,是不是就好了。”气地。

 “嗯。”“那我不吃了,给姥爷吃吧。”女儿懂事地把碗推在一边,做好了不吃的姿势。

 “吃吧,诗。”父亲疼爱地说“姥爷这些就够了。”

 “是吗?妈妈”女儿仰起脸问我。

 刮了女儿的鼻子一下“是的,小人。”看着女儿甜甜的笑容,心里漾起无比的幸福,女儿竟然能这么天真烂漫。没想到天真的女儿一语道破了我的心机“姥爷吃了有力气。”

 “好、好,诗,姥爷有力气。”父亲高兴地说。

 回头看着父亲,却发现父亲一直在看我。他是不是听了外孙女的话,联想到了我?有了力气,自然会——想起卫生间里的情景,脸一下子红了,难道自己竟然存了私心?让父亲重振雄风?

 “你是不是一直在怨恨我?”父亲小声地说。

 “是。”刚起的思绪被打断了。

 父亲长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爸不可原谅。”

 从父亲的表情里,我看得出,一个作为父亲的男人对自己心爱的女儿所作出的不可饶恕的事情的悔恨。当然如果女儿不原谅的话,那今生断定的就会是父女亲情。

 “你知道那一夜女儿念念不忘。”我选择着语言试图和父亲沟通,只是不敢太直接、太直白,那样我做女儿的也显得过于

 “小雯,我伤害了你。”父亲端着碗的手颤抖着“后来我就后悔,后悔我不该和你睡在一起。”

 “你后悔了?”我反问着,看着他。

 父亲点了点头。

 “懦夫!”我骂了一句。一个男人强行沾污了女人的贞洁,竟然在多年后对这女人说他不该。“你知道我怨恨你什么?你给了我快乐、给了我希望,却又冷落了我。”

 “——”

 “那天早上,我多么希望你能回来,你知道,你燃起一个女人的希望,又亲手浇灭了。”

 “我——”父亲张口结舌,瞪大了眼睛看我。也许在他的心里一直以为他对我的伤害会令我长久地憎恨。

 “回到家后,我曾经无数次地期待着,期待着你再次到来,哪怕来安慰安慰我,建军不在的夜晚,我就念着你,希望你出现。”

 “小雯,你真的这么想?”哆嗦着手,出无限的喜悦。

 “你还要我怎么想?还要我去——勾引你?”怨愤的语气,在外。

 “不,闺女,爸看你不言不语地离开,怕伤了你,后悔死了,那早上,我在你的门口来回了几趟,就是想听听你的话,哪怕是一个眼神,爸也会心满意足。可我——”他低低地诉说“我以为你在屋里痛不生。”

 “你就是一个懦夫!”毒毒的咒语,怨恨的眼神,亲手撕下女儿内的时候,你想到了这些吗?一次次地进入,一次次地爱,在自己亲生女儿的身体里毫无遮挡地倾泻,你的良知哪里去了?

 “爸是懦夫,爸是懦夫!”父亲表白着,惋惜着。

 “女儿若不是婚后,你就始终弃?你想到一个女人被你燃起希望而后无尽地期待吗?”想起自己落落寡,独自回家,在丈夫的上一遍遍回味父亲的大,父亲的雄壮,又一次次地受到冷落,受到遗弃,暗自流泪。

 “我——我怕酒后,你无颜面对丈夫?”

 “那之前为什么不怕?”一千个理由,一万种解释,都不会融化一颗受冷落得心。“一个男人做出来了,就要对女人负责。”

 “小雯,爸对不起你。”他着泪说,痛悔着自己的行为。

 “没什么对不起的,你是我爸。”言外之意,你有权利这样做,谁叫我是你的女儿?若是换了别人,我能忍受得了?拼死拼活,我也会讨个说法,你想要就要,想丢就丢,把我当成了什么?

 “嗯,我是你爸。”父亲听了这个称呼,忽然低落下去。

 我怕他又误会了去,想了想就说“可你要对我负责。”

 “我——”抬头看了一眼,却碰到我娇羞的目光。

 “傻爸!”一个眼风足以让父亲销魂。“赶紧吃了吧。”

 “嗯。”父亲听话地夹着菜。在喜爱的女人面前,男人永远是弱者。

 “知道我为什么给你买这个?”巧笑着看父亲,一副憨憨的模样。

 “就是想让你——让你强大!”

 “小雯——”

 “告诉你,老爸,女儿喜欢那夜。”低下头,一份羞涩,一份胆怯。

 “傻丫头!”父亲憨憨地开心地笑着,大口吃着牛鞭。

 “妈妈,什么是牛鞭?”诗瞪着大大的眼睛问我。

 父亲和我互相看了一眼“牛鞭就是让姥爷很快好起来,知道吗?”

 眼睛扑闪着,稚气的眼神看着我“那姥爷好了,是不是就可以照看我了?”

 “嗯,姥爷好了,天天抱着我的小乖乖。”父亲说完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他是否暗含着我是他的乖乖。

 “诗,吃了,就睡吧,让姥爷休息。”

 女儿听话地爬上,然后蜷起来问我“妈妈,今晚你和我睡吗?”

 “当然,妈妈和姥爷说会儿话就过来。”我拍了拍女儿的小脸蛋,疼爱地说。  m.WxiAnxs.COm
上章 父亲永远是父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