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恶狼的娃娃 下章
第07章
 薄弱的肩带被轻易扯开,出大片珍珠般润白的肌肤,添上的光泽,他弯身啃咬着双峰间的皮肤,她咬着下,不敢呻出声,背部被草尖扎着,微疼又带着刺

 “嗯…不,不可以回房吗?”她睁着水眸问道,尽管看不见附近有人,但感觉就是很不自在,像是害怕被窥见这么私密的事。

 “你的身体,是我的。”他以她的话堵回去,显然馀怒未消,大手迅速解开她的内衣扣子,捧着柔软的浑圆,着那感的红莓,带薄茧的指尖搔着,惹得她连连息。“我现在就要。”

 “可是…”她还想反驳,但大腿内侧倏地传来的快吓着了她,所有的话都飘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早晚会习惯的。”他哑声道,噙着已然硬的红莓,来回舐吻,另一手则分开她的腿,让他的男抵着那润的一处,折磨着她。

 “呜…”她咬着他的肩头,想要他填体内的空虚,但他只是抱着她,大手放肆地在她的身上抚摸,像是很享受单纯的她被情的样子。

 “想要,就求我。”他冷漠地在她耳边说着,舌头滑过雪白的耳壳,引起她更深的颤动。

 她的脸更羞红,只是更用力地咬他的肩,像小孩在闹别扭一样。

 “求我,我会给你想要的。”

 “嗯!”她难受地微着,他的手捏着另一方的柔软,身下徘徊的烫热更快要把她迫疯了,她心里在记恨,又狠狠咬了他一记,但这男人却不痛不。噢!可恶!

 “…求你…给我。”老天!她真的说出口了!

 “如你所愿。”狄羿一笑,捧着她的进入她,狂猛地驰骋着,晕眩的快不断地出现,她只能以双腿环着他的,承接着他,被无上的官感刺给淹没。

 过后,她瘫软在他的怀里,枕着他的臂,昏昏睡,已无力埋怨他。

 狄羿俯视着她星眸半合的小脸,五官清秀的她经历情后,带点妩媚的美,及肩的长发披散着,她不算漂亮,身材也不特别惹火,但他就是莫名地想看到她、想要她。

 为什么非要她不可?他没兴趣深究,他想得到,就会得到。

 他垂头,轻吻她眉心之间。

 “嗯?”她娇慵地睁开眼,被他的动作扰醒了,神智尚懵懵懂懂的。

 “想不想去看考察团的人?”他问。

 “呃?”这下,她真正的清醒过来了“考察团的人?我可以吗?”

 “晚点我让哈达去安排。”

 “真的吗?我可以去看李教授和悦之,太好了!我好想他们,对了,那帮匪还会对他们不利吗?”她记得那名唤麦罕的匪头子,他看悦之的眼神很不对劲,让她放心不下。

 “我派了一些手下去保护他们。”只要他们不跑进某些“区域”他可以确保他们安全无虞。

 “那么…”她小心翼翼地瞟向他,犹豫着该不该说出口。

 “还有什么要求?”她实在是个很单纯的女人,所有的心思都写在脸上,他鼓励似的问,眼眸不自觉地带着笑意。

 “我可以拨电话回台湾吗?我想向唐姐,她是我兼差的老板娘告假,不然她会担心我的。”

 “这里的电话都配有国际线路,你爱怎用都可以。”

 “谢谢你!”她笑着道谢,那晶灿的眸子、甜美的笑靥,像突然会发亮似的,一时间,竟眩了他的眼。

 在他的人生中,犹豫,意味着必然的失败。

 半秒的迟疑,足以令对手窥准时机,乘虚而入。要生存,就必须比任何人决断,任何情感上的牵扯都是阻碍,影响人的判断力,随时丧命。自很久很久以前起,他就懂得,若要保住性命,就必须牺牲其他的人或事。

 一将功成万骨枯。他能立足于这世界的顶端,踩踏过的何只是他人的尸骸,血腥、毒品、靡得令人作呕的气息,有人曾对他说,若熬不过,就去死──但,他没死,死的是那人,皮因鞭伤绽开,汨汨的血是黑色的。

 寂静的卧房内,只听得见轻轻的呼吸,新月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在地毯上拖曳出长长的影子,也覆上了在软睡的侧脸,勾勒出柔和的线条,她两手合十搁在颊边,垂下的丝被出一方肩膀,正被肤稍深的大掌握着。

 他坐在上,壮的上半身,背靠着头,暖暖的呼息一下又一下的拂过他的,他垂眸,静睇着那依旧纯真的睡颜,就连入睡,也毫无防备,浅浅的笑弧说明她睡得正香正甜。

 七个月。

 他不曾料过,会留下这女人超过半年,她的外表毫无特色可言,性格单纯直率,难听点说是口不择言,喜欢说什么就说什么,甚至善良得离谱,或许在她的眼里,这世界根本没有绝对的罪恶。

 想抹去她的纯真,教她睁开眼睛,看尽浮世的极致奢华,像那些女人般沉在物的世界里,再让她尝尝崩溃的滋味,这是最初见着她而兴起的念头,但渐渐过去的时,使他认知到──她,不能留下!

 大掌悄悄移到她的颈后,五指感受着那温热柔腻的触感,掌握着那沉着规律的脉动,只要轻轻使力,很快的,她就会失去呼吸。他不只一次对她动杀念,或许,这会是最后一次。

 “嗯…”童以纯翻了翻身,秀眉微皱,双手自然地往热源靠去,抱着他的间,小脸在他的侧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作她的好梦。

 他注视了她好一会儿,接着,大手抚上她的脑后,把玩着柔软的发丝,眼神若有所思。

 “嗯。”她伸手眼睛,缓缓地张开眸子,瞅着他看“你还未睡吗?”

 “嗯哼。”他虚应。

 “狄羿。”她睡眼惺忪,显然犹有倦意,声音也有点娇懒“你的眼神…好凶喔…感觉好像我是你的杀父仇人。”

 “我没有父亲。”他冷冷的语调像千年寒冰。

 “喔。”她轻应,表示明白,她的比喻用错了。

 两人的气氛倏地沉下,他瞪着间不住往下点的头颅,而她似乎也感受到他的不悦,浑沌的脑袋想了想,小手举高,想拍拍他的肩,却只构得着手臂的位置…没关系,照拍可也。

 “节哀顺变,不要太伤心。”她安慰了他,准备再度陷入昏睡。

 不过,他应该还不满意,因为那种被眼光盯得头皮发麻的感觉太清楚了,实在不容轻忽,她在心底轻叹,窝在他间道:“而且…我也没有父母啊…”甚至不曾见过他们一面。

 晌久,才传出他漠然的回话。

 “我知道。”

 “嗯…你调查我了。”她太困,都忘了这么明显的事实。

 这男人为什么都不会感到疲惫呢?明明每天早起的是他,回来不但可以搂着她要了一次又一次,还这么“精力充沛”教她好羡慕…不不,佩服才对。而且,今晚的他很反常,童以纯再度仰起头,毫不意外会对上他肃杀的目光,话语便不自觉口而出。

 “狄羿,你是想杀我吗?”

 上一章因为某鱼看不顺眼所以修了,如果没看的话请先看回上一章喔——>。<***他想杀她吗?

 望入她清澈的瞳仁,月夜里,她软柔的声音像是在耳边悠悠回着,听不出半点畏惧或害怕,问的不像悠关性命的事情,反倒像孩童简单直接的言语。他的手顺着发丝往下抚,停驻在颈椎之间。

 狄羿,你是想杀我吗?

 杀一个人,之于他并不是难事,生命很容易就在指掌之间流逝,他不否认,她是个奇特的女人,或者这世上还有另一个像她的女人,但出现在他面前的,偏偏是她。

 他要她的命吗?

 他没回答她的问题,歛回眼底的锐光,问:“你不怕吗?”

 她偏过头,思考了一会,才反问:“怎么不怕呢?况且,你最初不是想把我灭口的吗?那时你看起来很可怕,明明一副想杀我的样子,却又笑着说要我,而且我想,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等待死亡。”不晓得何时死,更不清楚会如何死去,这样的等待,才是最恐怖的折磨。

 “听起来很有哲理。”他牵一笑,她看起来就像是嘲

 童以纯撇撇,小声地咕哝“就知道你会嘲笑我…”

 “你看起来并不怕我。”这是事实,即使首次见面威胁着要杀她、将她带到阿联酋,她也不过是抖了抖,企图跟他保持距离,但并没有强烈的恐惧,还有足够的理智跟他谈易。不过,要是她怕他,他也没兴趣留下她。

 大手轻轻按着柔软的后颈,那舒适的感觉,让她不住眯起眼,像小猫般慵懒嘤咛,挨向他暖热的膛,这男人虽然没哈达的强健壮硕,但也是很有料的,简直是暖炉一座。

 “…我哪有时间怕?”她语意不清地抱怨,他霸道得几乎占去她每天接近一半的时间,有时不分早晚地纵,累得她另外半天都处于懒懒的昏睡状态,她哪来的时间怕?明知他是无心无情的男人,出害怕的样子她也不会比较好过,何苦为难自己?

 她生平无大志,得过且过也无不可。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想的都化为低喃,他笑得更深,突然问道:“你有什么想要?”

 “嗯?”她仰看着他“你想当神灯吗?常常都问我要什么?”她最渴望的是自由,不过清楚地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允诺的。

 “那你想要什么?”童以纯续问。

 “我要的,都能得到。”没有想或不想,权势、地位、女人、金钱,他都会得到。

 “你口气很大耶。”真是个自负的暴君。“我是说,例如,你不想有人陪伴吗?”

 他倏地揽过她的肩,将裹着丝被的柔软娇躯按进怀中,凝视她的目光灼灼,分不清是出于什么情感“现在不是有你吗?”

 这话差点害她心跳飙升,尽管明知他的意思跟她想的肯定相距十万八千里,但那一瞬间她还真的被他惑了,想必是他那张英俊的脸皮害的!童以纯啊童以纯,你得把持住!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替你达成。”他道,倾身吻着她的额心、眉眼B>B眼睑,她眨着眼,没说什么,不反抗地任薄欺向她,没她的呼吸,再度燃起另一场的情。

 童以纯闭上眼,承接他的吻,与及随着爱抚席卷而来的情,两人都渐渐忘了方才的对话。

 她真正想要的,恐怕他这辈子都给不起。

 “咯咯。”叩门声惊醒了正躲在浴室门后的童以纯,如媚温润的问话紧接而来“小姐,你好了吗?”

 “快、快了。”两只小手慌乱地拉扯着前松袴袴的布料,可怎样都没成效。

 “小姐,你已经关在浴室里超过半小时了。”这是如画,她的语调比较强硬“狄先生只给你一小时,小姐再不出来,铁定赶不及。”

 半晌,浴室的门被往内拉出了一条细小的隙,童以纯出半张小脸,为难地看着两名门神般的女仆。

 “那…可不可以换别的礼服?”她苦笑着问,这件实在…很不称身啊!到底是谁挑的?而且非常成功的打击到了她弱小的女自尊。

 “不行。”如画摇摇头,姊妹俩不知打哪来的力气,硬把童以纯自门后拉出来。

 银白色的肩小礼服穿在她身上,衬出她如瓷般的雪白肌肤,位以皱摺成,泡泡般蓬起的裙摆及至膝下,贴身地勾勒出她娇小窈窕的身材,只除了…前的布料,她的双峰还不至于傲人到能撑起这件礼服,让她沮丧了好一会儿。

 “没关系的,小姐。”如媚安慰她,随即拿出两块软绵绵的垫,在小礼服里左,最教童以纯傻眼的是,那两块垫的效果真是神奇,怎样都瞧不出不是真的。

 经过如媚和如画的巧手妆扮后,已时间无多,她一手挽着白披肩,另一手提着金色的小提包,蹬着穿不习惯的三寸高跟鞋,扶着阶梯的把手缓缓走下大厅,再由管家带领离开别墅。

 仅在电视里见过的纯黑加长型轿车停泊在棕榈岛的出入口,站在车侧的巨人哈达看见她,依旧是面无表情地拉开后座车门,她怯怯地点头,上车。

 车门被关上,原在闭目养神的狄羿同时睁开眼,打量坐在他身侧的小女人。黑发被梳成高髻,可还有几撮俏皮的散落在鬓边颈间,妆点过的五官精致小巧,湛亮的双眼正好奇地回望他,视线稍往下挪,瞥见那大片的雪肤,蓝眸渐趋深浓。

 他从口袋里掏出闪亮亮的项链,为她戴上。“给你的。”

 “很漂亮!”项链全由碎钻镶成,吊坠是一颗钻星,她珍惜地抚着“谢谢你。”

 他但笑不语,深不见底的眼眸仅静静地瞅着她看,让她也开始感到不自在了。

 “我这样…很怪吗?”她下意识地摸摸脸蛋,问道。

 “还不错。”

 一句赞美也吝啬。她在心底嘀咕,好歹这是她人生中首次正式打扮,随便说几句也无妨啊…一股莫名其妙的失落感油然而生。

 正沉浸在自个儿的思绪中,突然,她整个人被扯入温暖厚实的怀抱里“你怎么了…啊!”她愕然瞠眼,他正埋在她颈间,或重或轻地啃着那幼的肌肤,和着烫灼的呼息,她眼神,总是抵不住他稔的挑情技巧。

 “我们,要去哪里?”她捺着呻问道。

 他没立即回应,只是吻向她的锁骨,薄所经之处皆留下红的痕迹“谈生意的地方。”

 “为、为什么我也要去?”

 一道锐光飞快地掠过蓝眼,眨眼之后即逝“要携伴出席。”他开始欺向锁骨下的双峰,被托起的幽壑轻易地燃起他体内的望,他细细地吻着,导她一起沉沦。

 “嗯…”他愈来愈放肆了,而且那个理由怎么听都很敷衍,教人怎么相信?她无力地推拒着,像是在表达她的不

 “我以为你会闷?”他似能看穿她心中所想,忽地低笑道。

 晓得她困在别墅里闷,所以,就特意带她外出?这认知击中了心中柔软的一角,小嘴忍不住漾出甜甜的笑容,眉眼弯弯的。

 “狄先生,到了。”轿车不知何时已抵达目的地,哈达的声音透过前后座的隔板传来。

 狄羿扶稳她,双手整理她歪斜凌乱的小礼服,又顺了顺身上的衬衫,才道:“下车了。”

 “喔。”童以纯点头,抱着披肩和提包就要下车,皓腕却被人拉住,她转过头,无言地询问。

 “把披肩穿上。”他凝看着她的肩和口,循着他的视线,那大片外的肤上竟然有着十多处大小不一的粉吻痕!

 她低呼,立刻穿上披肩,还绑上系带,才足以遮掩那些羞人的痕迹。

 此时,哈达把后座车门打开,狄羿先行下车,接着弯身伸手,在月夜映衬下,她清楚地瞧见他眼底仿如计得逞的笑意,她气鼓鼓地递过小手,在他的引领下踏出车厢。

 她敢说,他一定一定是故意的!  M.WxIAnXs.coM
上章 恶狼的娃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