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今夜谁与你同眠 下章
第08章 桑榆与东隅
 第二天,当小梅正在梳妆打扮的时候,我看见她又往手包里进了一瓶避孕药,我好奇地问她:“你不是说要给谢名怀一个孩子吗?”

 小梅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说:“你相信吗?”

 我哑口无言,做了个不知情和无奈的手势。

 小梅笑着摇摇头说:“佛也说,不可说,不可说。”

 小梅走之前,对我道:“你上午去妈那里看看宝贝儿子怎么样?另外…”

 我见她沉不语,连忙说:“没有什么另外。”

 小梅也含笑道:“男人啊,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个口是心非的毛病?我都被别人睡了,再拦着你们这对苦命鸳鸯,那老天爷都会看不过去的。只不过,你记着一点好了,我是你正宗合法的子,别有了新就忘了旧好就行了。还要告诉你,当初我为什么把你抢过来,因为梅宁真的不适合你。”

 她一边穿着丝袜一边歪着头对我道:“我们玩的这个游戏,只有一条规则,就是我们俩的婚姻契约不能有任何变化。”

 我当然点头称是。

 快到岳母家时,一个女孩子从一个巷道口面出来,差点和我面对面相撞。

 那个女孩子脸如皓月,眼似深潭,一身剪裁考究的套裙下出一双玉润浑圆的修长美腿,线条优美至极。

 我和她凝眸相视片刻,心里一阵狂跳,她彷佛象美丽的仙子一样,使我一时心神俱醉。

 我像看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孩子一样看了她好一会儿,直到她的眼睛里闪出晶莹的泪花,我才完全地清醒过来,她不就是我的初恋情人,梅宁吗?奇怪的是我刚才竟没有认出来!

 半响梅宁才说了一句:“许放,不知你信不信,刚才那几秒种,我竟没认出你来,但是我一下子就又喜欢上了你。…即便我们以前不曾认识,我们注定还会再次相爱的。”

 她竟也是这种感觉!我的口如同被重物撞击,一时竟不过气来。世上无奇不有,竟有这样的心意灵动,也许冥冥中真的有天意做怪…

 我只是微微地张开了一下手臂,梅宁轻盈的身体就扑了上来,紧紧地搂住了我。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推开了在怀中泣的梅宁,在无言的注视中,心意相通,梅宁彷佛体察到我的悲哀,读懂了我的想法,含泪点头道:“以后,我就当你是我的亲哥哥。我,我再也不打你的主意了。”说完,她也破涕一笑。

 “好,我很高兴有你这个妹妹。”

 我心中如释重负,虽然,我从来就没有真正地拥有过她,如果真的与她兄妹相待,那么我在将来也更不可能再占有眼前这具丰盈柔软、娇玉润的体,但是,我还是很高兴。如果真的让梅宁参加到这种成人的游戏中,我也许能够与她共享无边的体快乐,但是,我的心里,终将失去一段我最珍贵的初恋情人的回味感觉了。

 几分钟后,我和梅宁回到岳母家,看着儿子在闹了一夜之后,终于沉沉地睡着了,我衷心地向岳父母表示感谢。

 老太太说:“别谢我们了,回到家后两个小时后,孩子的烧又上来了,我和你爸都累得不行了,是宁儿一直用酒和冷巾反覆地给孩子降温,她可是真的一夜都没合眼。”

 我看看梅宁,想说上两句感谢的话,又觉得不知如何启口,终于只是促地向她笑了一笑。

 一会儿,我帮着老太太收拾着家务,正埋头干活时,不知为什么,心里彷佛若有所动,回头一看,梅宁正深情地看着我。我一时又傻了。

 下午五点多,梅宁睡了一天,终于醒了过来,我告诉她,孩子的烧基本上退了。她很高兴,问我,是不是一起出去吃顿饭,她饿坏了。看见老爷子和老太太都在看护着孩子,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便说“那当然要请了。”

 在饭桌上,我看见梅宁狼虎咽地把桌上的四个菜一扫而光,那种青春活泼的气息使我心里五味陈杂。突然想,自己便如同一个上身非常强健的无腿人士,看着常人在他眼里跑来跑去,浑身的力气使不到位,便是此时此刻我心里这种又爱,又不能爱的残疾感觉了。

 吃得差不多了,梅宁拍拍手,笑着说“咦,哥哥,我是不是有点像傻子吃饺子,我真的忘了,刚才吃的有什么菜来着?”

 她说哥哥时,不是象北京人一般爱用的那种“哥给”的发音,而是用标准普通话的发音,第二个“哥”字格外地轻柔,我心里再次如团麻,表面上还和她继续说说笑笑。

 她告诉我,她在家里很住不惯,这两天就想搬出去,已经有朋友帮她租了一套小户型的房子,就在东二环边上,离她将来工作的地点不远。

 我忙问她的工作情况,找到合适的工作没有。

 她笑着说“不想给人打工。”然后便告诉我她的一些想法。

 原来,梅宁在美国念的专业是人文方面的,虽然学历很高,但是现在美国经济不甚理想,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她便想回国。

 那个林彼得,一直追了她三年,听说她要回国找发展,便提出一个计划,原来他早有一个想法,在北京成立一家中美贸易公司,他的叔叔在LA和欧洲有三家规模不小的生产特种变器的工厂,如果他在中国成立一家代理公司,把一些OEM元器件由国内生产并供应,可以把变器的成本降很多。如果她能成为他的太太,他可以把这个公司完全交给她来做,他两头飞就可以了。

 “那太好了。又能当上老板又能把个人问题给解决了,恭喜你。”

 “你不觉得这像一个易吗?”梅宁生气地问我。

 “关键是你爱不爱他?”

 梅宁扭过脸,淡淡道“我爱他。不说了。买单吧。”

 吃完饭后,梅宁要我陪她去她租的房子看一看,我有些为难:“今天晚上,我有一对朋友要约我吃饭。”

 贺国才和贾月影已经回来了。贺国才下午给我打了个电话,要我晚上去他家吃顿便餐,然后再搞一次他老婆贾月影,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突然顿了顿,说:“小贾要和你说两句。”

 然后是贾月影接过电话,可是我没法去了。  M.WxIAnXs.coM
上章 今夜谁与你同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