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史上最乱婚礼 下章
第14章
 “嗯,根据你们的癖和身材,我已经给你们取好了名字,首先是赵雅姿,赐名妇犬,希望你赶紧为我产下更多的母狗供我乐。”“妇犬谢谢主人赐名,妇犬一定不会辜负主人的期待,产下很多很多小母狗给主人玩。”赵雅姿说完也跪下起我的

 “杨,赐名妇犬,期待你多排练出的舞蹈供我欣赏。”杨停止,抬起头说:“谢谢主人赐名,妇犬一定不会辜负主人的期望。”说完继续着我的大

 “蹄子保留现在的名字。”

 “谢谢主人。”杨兰同样跪倒在我的下,但发现我的大已经被自己的妈妈和姑姑所占据了,只能允我的丸。

 “杨瑶,赐名秘书,负责我的日常起居。”“谢谢主人赐名。”

 杨听到我交给他这么重要的任务,秘书负责日常起居,这不就意味着跟主人接触的时间最多吗?非常激动还有些哽咽,小跑到我的跟前,看到我的跨前实在是没有地方了,就来到我的身后跪下起我的眼,真是个通情达理的秘书。

 “杨茹、杨茜,赐名茹、茜。”

 “谢谢主人赐名。”说完来到我的面前,分别着我的膛。

 “其他人暂以货自称,表现好点晋陞为女,再往上晋陞为妇,以后就可以得到专有的名字。”

 “谢谢主人赐名。”剩下的女人跪下感谢我赐名。

 “那么新婚之夜正式开始吧,蹄子,开始你的眼开苞之夜吧!”我抓起杨兰的头发把她拎起来。

 “还不撅起你那欠干的股,等待主人为你开苞!”杨兰背对我跪下,起裙摆,出那雪白的股,双手撑地左右摇晃着股说道:“伟大的主人,蹄子的股已经准备完毕,等待主人为蹄子开苞。”杨兰眨着媚眼向我媚声媚语的说道。

 “妇犬,这就要为你女儿开苞眼了,作为母亲,你不给你女儿做做准备工作吗?”

 “是的,作为母亲和给女儿眼开苞的辅助者,我很高兴!”说完赵雅姿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大号灌肠器,从水盆中一桶顺肠通便,来到自己女儿的股后面。

 “蹄子女儿,为了主人的大和你的小眼不被病菌感染,要提前给你灌肠,把眼里的脏东西清除掉。”说完赵雅姿对准自己女儿的眼,把硕大的针筒头的捅进杨兰的眼。

 “啊,好涨…好凉…有点痛…”

 “蹄子女儿,因为你的眼没有做过扩,所以妇犬妈妈专门用这个最大号的灌肠器给你灌肠,这大号的灌肠器头足以充当或者扩器。”说着又慢慢的晃动着灌肠器,来扩充杨兰眼的周围菊

 “啊…妈妈…停下来…股要裂开了…”但是赵雅姿像是没有听到自己女儿的喊声一样,继续晃动着灌肠器,随后开始轻轻推挤灌肠器的注把。

 “嗯…唔…唔…唔…肚子好涨…好奇怪…”大概杨兰也适应了灌肠的感觉,没有了开始的歇斯底里。一桶水顺肠通便很快就全部灌进了杨兰的直肠里,当灌注第三瓶顺肠通便时,杨兰的肚子已经鼓起,像个十月怀胎的孕妇。

 赵雅姿刚把空的灌肠器出来,准备灌注第四瓶时。只听见从杨兰的肚子里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响声。

 “哦…受不了了…啊…好涨…啊…已经到极限了…妈妈…啊……的股…肚子…要破开了…啊…啊…停…停止吧…啊…”赵雅姿放下灌肠器,一边轻轻抚摸着杨兰的大肚子,一边又摸着自己那微微隆起的肚子,若有所思的不知在想什么。

 “不…不要…妈妈…我…我憋不住了…要拉出来…啊…”就见杨兰的眼张开了不少,微量淡黄的粪便混合着顺肠通便,从杨兰的眼里“噗…卟…”的了出来,也可能是灌的太多,的太用力,淡黄体最后以雾状的形式了出来。

 “哦……拉的…太…了…”

 等杨兰的眼不再水,赵雅姿又拿起了灌肠器再次给杨兰灌肠,重复了三次。这次彻底把杨兰的眼清晰乾净。

 赵雅姿来到女儿股跟前,趴下来说道:“蹄子女儿,刚刚领略的快了吧,不仅会给你带来另一种快,而且最重要的是眼的挤感是小不可比拟的,会给主人带来更舒服的觉,所以你一定要学会。”说着赵雅姿用手开始抚着自己的蒂,继续道:“因为眼不像会分泌水…所以前一定要做润滑措施,母亲将用自己的来为你做润滑。”赵雅姿一边断断续续的向自己女儿介绍着的经验,一边用两只手指头进自己的里,快速的套着,不一会就分泌出大量水,而赵雅姿那对如同巨大白馒头一样的巨上的红樱桃变更加红亮,而且更加立,足足有两厘米长。

 我走到赵雅姿的身后,双手抓住双使劲捏着说:“让我来帮帮你,来点不一样的润滑剂。”

 我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那变形的头,瞬间出一股白色的汁,打在杨兰的股上。

 “啊…妇犬的子被主人捏的好舒服…好刺啊…哦…要了…主人…”

 而一股滚烫的,从赵雅姿的里倾泻而出,不偏不倚的打在杨兰的股上。

 “妇犬还不去给自己的女儿做润滑!”

 我松开赵雅姿的巨,抬起杨兰的股,让打在杨兰股上的汁,到杨兰的沟和眼里,而赵雅姿跪在自己女儿的股后面,伸出舌头把残留的汁卷到自己的嘴里然后混合着自己的唾,在伸出舌头让混合的到我的大上。

 我放下杨兰的部,抓起杨兰的双手。

 “蹄子,门开苞开始了哦!”还没等我说完,我就猛地进了杨兰的眼里。刚才的扩基本就没什么用,加上我的实在太大了,疼的杨兰皱紧眉头大喊着。

 “啊…好涨,疼…,主人,轻一点…蹄子还不适应啊…”我“啪”的一巴掌打在杨兰的股上。

 “作为奴你没权利命令主人,你只能默默的适应,逢主人,货,连道都能东西,何况眼!”

 然后我又“啪”的给杨兰的股一巴掌,留下一个显眼的红手印。我依然毫不怜香惜玉暴地一着。

 “是…是的,蹄子会尽快适应…哦…好涨…”很快杨兰眼的痛感慢慢消失了,那种异物在自己直肠里穿梭的肆的快掩盖了开始的疼痛,嘴里开始轻声哼哼。

 “哦…啊…啊…原来…原来这么舒服…好…嗯…”杨兰已经适应了,开始有节奏的松紧自己的眼“好…涨涨的,在肚子里钻来钻去…好舒服…主人…啊…好…快一点…用力…蹄子的…眼吧…”我加快了干杨兰眼的速度。

 “果然给你起的蹄子起对了,第一次就这么,果然又啊,你这个婊子,给我叫,叫的好听,主人就更卖力的你。”说着我“啪啪”扇着杨兰的。没想到这更起了杨兰的,杨兰竟然主动前后晃动着合着我的,希望的更深一些。

 “蹄子…唔…的…眼…被主人的大巴…干得…好眼好热…好…好…主人…眼…给蹄子…止止啊…”杨兰货的叫声使我更加慾火焚烧,我的力度更猛,速度更加迅速,就像个打桩机一样,小腹与股撞击的“啪!啪!”声响个不停。  m.WXiANxS.COm
上章 史上最乱婚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