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史上最乱婚礼 下章
第11章
 “那么主人您给蹄子准备了什么礼物呢?”杨茹和杨茜这时走上礼台,杨茹先给我一个小礼盒,我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个环,环上还镶嵌了钻石,同样钻石里面有一个米粒大小的白色物体。

 “没想到主人为蹄子准备环,哎?钻石里也有东西啊,请问主人里面是什么呢?”“当然是我的了,至于含义嘛,不言而喻,这不是蹄子最渴望的东西吗?以后蹄子将会无时无刻把我的戴在最应该戴在的地方。蹄子准备好接受主人给你的礼物了吗?”杨兰一来呢惊喜的说道:“没想到给蹄子准备了这么珍贵的礼物,请主人给蹄子这就带上吧!”说完杨兰再次坐在礼台上张开修长白内的双腿。

 “蹄子希望环戴在哪?大上?小上?还是蒂上?”“请主人戴在小上吧!”说完掰开自己的大出小

 “穿在小上可是很疼哦!”我戏谑的笑道。

 “蹄子不怕,越疼人家越舒服越刺,请主人不必有顾忌,主人快点穿嘛,蹄子等不及了啦!”杨兰向我撒娇道。

 我向旁边的杨瑶使了一个眼色,杨瑶拿着专门的工具走过来说道:“妹妹,给小穿环很销魂哦,你要有心理准备。”“姐尽管来吧。”杨瑶看杨兰已经下定决心,于是拿起工具在杨兰的小上打了个小眼。

 “啊,疼,疼的死了,嘶,哦,主人给我穿环吧,让我带上永远属于主人的象徵。”一滴滴鲜红的血滴犹如一颗颗珊瑚石一样了出来,杨茹和杨茜立刻趴在杨兰的双腿间,把出的血得一干二净。我看眼已经打好,把那个镶有钻石和我的环扣在上面。

 “大家你们看,蹄子的环好看吗?”杨兰见环已经戴好,于是把双腿畅的更大,成了一字型向,众人展示刚带上的环。

 这时杨茹和杨茜推上了香槟塔和烛台。

 “爱就是的慾火,慾火越旺爱就越深,有请我们感的伴娘为新人送来爱的圣火,爱不是稍纵即逝的闪电而是永不熄灭的慾火,照耀着他们的现在,也照耀着他们的未来,请主人和蹄子合力点燃象徵福的慾火。”杨继续说着司仪的台词。

 我从地上把杨兰抱起,双手抱住杨兰膝盖的下方,让杨兰保持撒的方式。

 杨茜拿来点火,杨茹将它点燃。

 “请伴娘将点火入新娘的里,请主人抱住喜娘合力将烛台上的蜡烛点燃。”“主人,人家的小刚穿了环有点疼,能不能用另外的呢?”“难道用你的小眼吗?”“不是啦,蹄子的小眼准备在新婚之夜留给主人的,现在不能用啦,人家的道不是也能用吗?”说完杨兰把食指轻轻进自己的道口。

 没想到杨兰的已经全部发出来了,为了取悦我,竟然连自己的道也主动献出。

 “蹄子自己都说了,主人我还能说什么,杨茜把点火蹄子的道。”杨茜把点火的一端,对准杨兰的道口,轻轻的了进去。

 “哦,好涨啊,主人这种感觉好奇妙啊,人家又有感觉了。”“蹄子你可不能出来啊,把蜡烛浇灭了,我罚你三天不会得到主人的宠幸!”我说道“蹄子会忍住的,主人咱们点蜡烛吧!”我抱着杨兰调整点火的方向,靠近第一蜡烛的位置。

 这时杨又开始了婚庆词:“在美丽的慾火中,我们似乎看到了一对新人对新生活的憧憬,愿你们相亲相爱,相思相守,相濡以沫,到白头。”为了不断调整点火的方向,我时不时就去扶点火,顺便就前后了几下,没想到这对杨兰的刺相当大,我明显感觉当我点火时,杨兰的身子明显颤抖着。

 “感觉好,好涨,没想到道还有这样的作用,主人蹄子身上又多了一个可以让主人玩了,哦,麻了。”就在杨兰不断的颤抖中,烛台上的蜡烛被我们一一点燃,而最后杨兰已接近高

 “主人,蹄子想,快憋不住了。”杨兰小声的对我说道。

 “小蹄子要忍住哦,下面还有用到你的。”“从一个人的饥渴难耐,到两个人的主仆关系,在今晚,我们两位新人共同畅想一曲“我要嫁给你”,请主人和蹄子进行下一个仪式。”杨说完,我抱着杨兰来到香槟塔前。

 “小蹄子,我可要把点火拔出来了哦,看看你的能不能把香槟塔注,注的话主人可是有奖励哦。”“主人拔吧,蹄子的膀胱快憋炸了,蹄子要。”说完我猛的拔出点火

 “啊,要出来了,来了,啊!”随着杨兰的叫,一条水柱砰然从杨兰的道口涌而出,浇在了最上层的酒杯上。

 “蹄子,这样可不行哦,最上面的酒杯没有浇进去,你可要努力啊!”“是…是的主人,蹄子再使劲…一定浇进酒杯里…”正说着杨兰就主动向上抬股,而自己的脸颊也因为使劲而更加红。终于杨兰的浇进了最上面的酒杯。微微浑浊的从最上面的酒杯顺着杯壁漫延而下,一层一层注了下面的高脚杯。

 “晶莹的在水晶宝塔之间缓缓淌,就像我们两位新人把他们的,把他们的爱,于对方,混合融。在今天,在这么一个喜气洋洋的日子里,让我们深深的祝愿你们俩,祝福你们俩,用蹄子的,用蹄子子,用蹄子的眼,再加上主人那勤劳的大去开创一片洁净而又美好的天地,去共筑一个浓情意的爱巢,去开创美好的未来。”杨在旁边一口气说完了台词,台下的痴女们看见杨兰那放形骸,眼睛里充离,都看痴了,彷佛台上的不是杨兰而是自己。眼看最下层的高脚杯快要注了,而杨兰的也差不多尽了。

 “蹄子加油哦,马上就注了。”说着我用大拇指猛的捅进杨兰的小眼里。

 “啊~”杨兰遭受到突然袭击猛的又出不少,力度比刚才有强了些,但这也是最后的反照了。杨兰用力的把最后一滴出正好把香槟塔注

 这时杨兰已经被我折磨的几乎虚了,双眼翻白,可爱的舌头无力的搭在嘴角。我放下杨兰的双腿,杨兰就这样无力的靠在我的身上,而这时杨开始最后的婚礼主持词。

 “按照我们天朝的传统,新郎新娘最后要喝杯酒,这样才能预示着新郎新娘同心永结,而咱们的杯酒就在主人的大里储存着,新娘蹄子,你还有劲喝这杯夫酒吗?”本来已经浑身无力的杨兰,听到这些又奇蹟般的来了精神。

 “能!”杨兰大声喊道,然后双膝跪地,伸手就要捧住我的大,杨这个时候又说了。  m.wXIaNxS.coM
上章 史上最乱婚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