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史上最乱婚礼 下章
第05章
 只听“咔吧”一声房间门打开了,走进房间就看见杨兰很淑女的坐在上,痴痴的望着我。

 “主人终于来接人家了,让人家等的好苦呢!”杨兰一脸笑的对我说道。

 “还不是你那的家人给我出难题,要不我咋就来接你这个蹄子了。”我走到边一手抬起杨兰的下巴,此时后面的落地窗进灿烂的的阳光,正好把杨兰包裹住显得那么圣洁,但那扭曲的婚纱和媚态的表情使整个场景充着违和感。

 心中的慾火越来越旺盛,真想马上把眼前的客人就地正法,但为了今天整个婚礼安排我还是忍住了。

 “下面请主人给新娘戴新娘花。”这时杨在旁边说道。

 花?没有带啊,不是一般的婚礼才有的东西吗?我心中犯嘀咕着。这时,杨兰用手把婚纱的裙摆微微抬起,爬了过来娇媚的看着我说:“人家的新娘花不就在主人身上吗?”然后痴痴的看着我的大。顿时我有些明白了,这八成又是这帮痴女想出来的点子。

 “请主人不要动,新娘子赶紧从主人身上取出花。”杨兰左手捧着我的丸,右手轻轻的把包皮慢慢的拨开,然后伸出舌头着我的头,小心翼翼的把头上面残留的一点一点的乾净,连头和包皮隙里垢和垢都的一乾二净,这才一口把我的大了进去。

 我就感觉到杨兰的双紧紧的刮着我的,而口腔里杨兰的舌头更是上下卖力的头,而后舌头又卷起变成凹型摩擦着我的头。

 “杨兰小货,两天没见,口的技巧变的这么精通啊,看来你婚礼的礼仪训练练习做的很好嘛!”这时从杨兰的嘴里发出“嗯嗯”的蒙哼声在诉说着什么。杨兰的双手也没闲着,一手一个把玩着我的卵蛋。

 没一会,我就有了的态势,杨兰也感觉到我的开始在她的嘴里变大开始一翘一翘的,赶紧把我的吐了出来,双手快速地套着。

 “主人要了吧,请主人把神圣的在人家下子上。”说完拉着我的,对着自己雪白硕大的房继续套着。我就感觉关一松,一股滚烫浓稠的在杨兰左边的房上。

 “啊,出来了,好烫,烫的人家好销魂啊!”说着杨兰把房上的均匀的涂抹在左房的上半部。

 “请主人用尊贵的大在人家的房上画一朵花。”真有鬼点子啊,我把那起起来足足有26厘米的大,杵到杨兰的左房上,然后用手扶着简单的划了一朵花。

 “谢谢主人为人家带上花,主人你看人家的花好看吗?”杨兰一脸媚的笑着问我。

 “当然好看,这是全世界最美丽最特殊的新娘花。”“好了,主人已经为新娘带上花了,下面进行下一项内容,请主人找出新娘的高跟鞋,不是,请主人找出新娘的内,找不出来,今天主人可就不能把新娘子接走哦!”杨作为婚礼的主管宣布了下一个程的内容。

 “的鬼点子真是层出不穷的啊,这些都是谁想出来的?”“回答主人,这些主意都是我和赵雅姿策划的,为了符合主人尊贵的身份,和杨兰这个小货的,这些的策划是必不可少的。”杨在一旁恭敬的回答道。

 “主人快点找人家的内嘛,要不然就不能把人家抱走哦!”杨兰惑的说道。

 马上我就开始翻箱倒柜的开始找杨兰的内,先是翻开杨兰的衣柜最下层专门放内衣的那层抽屉,哇,全是情趣内衣,没有一件是正常的,看来被我下的催眠指令很深啊。

 “主人真坏,翻看人家的内衣衣柜,但是那里没有哦!”没有,接着我又翻了头柜和头的枕头、被子、褥子,反正能藏东西的地方都找了个遍,连个影子都没找到,而杨兰很笑着望着我。

 “主人真笨诶,这么长时间都没找到人家的内。”难道在伴娘身上?但杨瑶和杨茹、杨茜三位美女穿的那么透明,什么也藏不住啊!

 实在不行了,我求助望着赵雅姿,赵雅姿也一脸坏笑着捂着嘴看着我,实在忍不住了才用眼神给了我一个暗示,用眼睛瞄了一眼杨兰,难道在杨兰的身上?

 不会啊,杨兰此时此刻穿着的这么暴的婚纱,不可能藏着内。这时我发现一个细节,杨兰双腿紧紧的隆在一起,不时地相互摩擦着,像是私处瘙难耐的样子。

 我靠!不会吧?难道杨兰把内进了自己的小里?

 我走到杨兰的身边一把掀开婚纱的裙摆,用双手掰开杨兰的双腿,那已经溺不堪的户直接暴在空气中。

 “主人人家可没穿内呢!”杨兰痴痴的笑着说。

 “敢消遣主人,看我怎么处罚你!”说完我右手四手指一起伸进杨兰的小,直接往里伸着。

 “啊,主人慢点,你痛人家了,痛啊!”杨兰全身弓了起来,脑袋后仰着。

 终于在道的深部我摸到了一小团布,但我并没有立刻出,而是顺势在杨兰的道内抠着。

 “主人,终…终于…找到人家的…内了,啊,主人的手在人家的里抠挖着,好,飞了,主人,人家要了,来了,啊!”随着我大力的抠杨兰高了,一股滚烫的体打在我的手上,我立刻出右手。

 “啊,好,人家了,主人终于找到人家的内了!”杨兰也摊在上,从里涌出的水和把新婚的单和婚纱的裙摆打了一大片。

 我手上的拿着杨兰的内是一条白色的内,只不过布料少的可怜,因为在杨兰的道内放了很长时间,再加上刚才的高,内已经被水和了。

 杨兰一边享受着高的余韵,一边吃力的爬起来从我的手中接过内,费劲的穿在身上,果然这条内小的可怜,杨瑶的横七竖八的在内的外沿,格外显眼。

 “已经十点半了,大家抓紧时间,都到客厅去拍照,先以家为主和新娘、主人拍合影照,然后拍全家福,最后自由组合拍照。”杨宣布了下一个程,大家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客厅,一阵莺莺燕燕的娇面而来,留在客厅的杨家女眷没有参加游戏,都已经饥渴难耐,都已衣衫不整的做着无比的事情。

 有的房已经在泳衣外面正在被别的女人喊着,自己的手在自己的蒂上抚着,有的则是母女仰卧在沙发上,双腿上下叉着,相互摩擦的私处以求安抚念,有的则是两人站立相互深吻着,舌头在彼此的口腔里相互纠着,吃着彼此的唾,下面把手伸进彼此的道里抠着以求安抚。

 “货们,都停下来,主人来了都来恭主人,然后进行拍照程。”杨对这帮痴女说道,这帮女眷停了下来。

 “摄影师来了没有?”杨询问道。

 “来了,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金丝眼镜男挎着个单反小跑过来。这个男人叫韩玉良,杨的丈夫韩洁的父亲,当然已经被我下了催眠指令。

 杨家的男基本上被我下了统一的催眠指令,就是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能和自己的子或者杨家其他女发生身体上的接触,还有以自己的子女儿或者女亲戚被我玩为荣。  M.WxIAnxS.CoM
上章 史上最乱婚礼 下章